电影推荐
台词分享

《恋爱写真》小说连载:   “《新汉普夏饭店》,电影里的人物。”

  今天的静流怎么看怎么奇怪,说话方式也跟平时不一样。

  她俩像一对结识了十多年的密友,亲热地交谈着。两人一起看美雪膝上的女性杂志,还一边窃窃私语地说笑。我坐在她们后面,就像等着上场的龙套演员,屏声敛气。一边挠着脖子和肋下(那天我又减少了药量),一边等着,可那天等到最后,也没轮着我插嘴。

  傍晚,回公寓的路上,我对静流说:“搞不清楚你是怎么想的。”

  “什么怎么想的?”

  “去听美国现代文学呀。”

  “我不是说过了吗?人家喜欢田纳西·威廉斯。”

  “我觉得不是。”

  “那你觉得是什么?”

  “不知道,”我说,“所以我才问你的嘛。”

  “我已经据实以答了呀。”

  “真的?”

  “真的。”

  我们不言声地走了一会儿。

  “你生气了?”过了好长时间,静流问。

  “才没有呢。”我回答。

  “虽然不生气,但也不高兴,对吧?你一定以为我在说谎。”

  “说谎?”

  “你就是这么以为的。”

终于回到公寓,我迈步上台阶,回头去看,她直直地站在沥青道上,一动不动。两脚岔开与肩宽,两手抓着小包,目光垂向地面。这种姿态让她更像一个小孩子了。

  长长的沉默后,她小声嘟哝:“……的人。”

  她的声音又小又含糊,前面说了些什么完全没听见。

  “什么?”

  我走过去,把耳朵贴在她的嘴边。

  她又说了一遍。

  “……我想试着去喜欢我心上人的心上人……”

  她的话瞬间击中了我。我的胸口掠过一阵钝痛,这种痛楚与我在森林公园里目睹静流哭泣时所感受到的痛楚如出一辙。

  我想试着去喜欢我心上人的心上人……

  这句话意味着悲伤而并非欢喜。

  “心上人……”

  “够了。”静流退后一步,跟我拉开距离。

  “可是……”

  “别往心里去,说不定我又在撒谎呢。”

  “撒谎?”

  静流不说话,只是看着我,直看到我的眼睛里。镜片后面满是迷茫的神色,还有一些惊慌。

  又过了一会儿,像是被什么外力强行钳制着,她慢慢地摇了摇头,感觉异常地吃力。“我没说谎,是真的。”

  说完,她脸上忽地换做另外一副表情,坦率地看着我:“我喜欢你,而你喜欢美雪。”

  “所以,”她接着说,“我试着让自己去喜欢她。”

  “这样总可以了吧?”静流的脸上又浮现出生涩的笑容。

  我该怎么回答?我搜索枯肠,想找到这种场合可以说的话,但是没有。她的感情已经误打误撞进了一个死胡同,没法拉回来,也没有立足之地。说一句“回来吧”固然很简单,但这只能把她推向另一个死角。

  我无言以对。她缓慢地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影子,小声地说:“什么也不必说,我已经决定了……”

  从那以后,只要有美国现代文学课,美雪的旁边一定可以看见静流。我的固定坐位也理所当然地沦为这两个人的正后方。

  两个截然不同的女孩,一对奇妙的组合,奇怪的是两人居然相处得十分融洽。有时还一起吃午饭,一起走出学校,去买些小小的巧克力豆形状的东西(那该叫做什么?总之是男生永远都叫不出名字的东西)。

  白滨看着这两个人,就像看到一对外星人:“那两个人怎么跑到一起了?”

  “谁知道呢。”

  静流的心思是我和她两个人的秘密。

  “就像弗兰尼和莉莉。”

  关口从电影杂志里抬起头来。

  “那是什么人?”早树问。

  “《新汉普夏饭店》,电影里的人物。”

  “饭店?”

  “哦,那是电影里的两姐妹的名字。姐姐稳重成熟,妹妹呢,很小的时候就停止发育了。扮演弗兰尼的朱迪·福斯特简直没的说。”

  “静流才没停止发育呢。”我说。

  关口一脸不耐烦地点了点头:“是,是,没停止发育。人家才不过二十一岁嘛,正值青春好时光。”

  “我是认真的。”

  “谁也没说你说谎呀。”

  “可你的语气分明就认为我在说谎。”

  “是吗?那就对不住了。我是愚人节那天出生的,天生的怀疑主义者。我甚至怀疑我的出生是不是老爸和老妈搞的一个恶作剧。”

  真的?我用眼神向早树发问。真的,早树也用眼神回答。

  “知道了吧。”关口翻着眼睛,嬉皮笑脸地说。

  美雪和静流坐在离我们不远的一张桌子旁,两个人摆弄着一堆五颜六色的不知何物的小东西,很是兴高采烈。静流不太喜欢白滨和关口,美雪也有所发觉,从不强行拉她入伙。

  “那都是些什么东西呀?看着跟巧克力豆似的。”我自言自语地说。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电影台词网 » 《恋爱写真》小说连载:   “《新汉普夏饭店》,电影里的人物。”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最新鲜的全球电影资讯

电影台词明星写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