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写真》小说连载:脑子里什么都不想,时间过得飞快

  “能行。其实没有想像的那么难。”

  “嗯,”静流说,“我得提醒你一下,你可能还没注意到。”

  “什么?”

  “我这个人,有点儿不太灵巧。”

  “是有点儿吗?”

  静流看着我,停顿了一会儿,很难界定这一刻她想了些什么。然后她很肯定地说:“是的,有点儿。”

  我想了三秒钟,接着大方地点头三次,表示赞同:“可能吧。”

  “你也发现了?”

  “发现一点儿。”我回答。

  这个自称“有点儿”不太灵巧的女孩子,动起手来十分骇人。在最初阶段,也就是把胶卷缠到卷盘上,她就已经连连受挫了。我承认这项工作很难,不熟练的人会做得非常吃力,但她付出的辛苦却是常人的数倍。弄废了一卷胶卷之后,她先是在光亮的地方反复练习,之后,再进到黑黑的暗房里重复相同的动作。反正这个工作需要在暗房中进行,这也是一种必要的练习。她以笨人固有的那股执著劲儿,一点点掌握了技巧。

  不知不觉,夜已经深了。

  “时间不早了。”

  “几点?”

  “应该十点多了吧。”

  “不会吧!”

  “真的。”

  “过得这么快。”

  “暗房里时间就是过得特别快。”

  “可能吧。真是这样的话,倒是可以放几瓶红酒进来。”

  “为什么?”

  “红酒也可以快点儿发酵呀。”

  有道理。

  “好了,”我打开了暗房灯,“你该回家了,我送你去车站。”

  从我的公寓到车站得走上将近二十分钟,也就是因为这段距离,我才得以用相当便宜的价钱租到现在这间两居室的公寓。

  我俩并排走在没有行人的小道上。

  “以后你要多多指导我,”她仰望着夜空说,“我真的想学洗照片。”

  “没问题,我负责指导你。以后会越来越有意思的。”

  “真的?”

  “真的。冲洗是最上瘾的一环。做的时候,脑子里什么都不想,时间过得飞快。”

  “红酒也能一转眼就可以喝了?”

  “嗯,”我说,“经常一转眼就发现天都亮了。”

  “有意思。”

“嗯。”

  又走了一会儿,我们来到车站前面。这里是一处环岛,并排有一家洗衣店和一家花店。两家都关了灯,卷帘门也放了下来。

  “谢谢你。到这儿就行了。”

  “好吧。”

  她住在家里,每天坐车去学校。从这里坐上电车,十五分钟后就能到她家那个街区。

  “我再待一会儿,电车来了我就走。”

  “真的不用了,电车很快就来了。”

  “真的不用?”

  “真的。”

  她穿过检票口,回过头来,冲我说:“明天还得麻烦你接着教我。”

  “好的,不用这么客气。”

  “今天太谢谢你了。冲洗真的很好玩。”

  “嗯。”

  “再见。”

  这次静流没有再回头,消失在暗淡的月台上。

  她的身影已经看不见了,我还是不放心,一直等在检票口外面,直到电车进站。她说得不错,没用五分钟电车就来了。听着发车铃拉响,车门关闭,我才离开检票口回家。

  * * * * * * * * * * * * * * * *

  那个暑假几乎都用来教静流如何拍照片了。

  我是一个不错的指导者,把我掌握的所有知识和技巧倾囊灌输给她,其认真程度丝毫不亚于一个老学究。

  她确实不太灵巧,但我并不觉得这是什么缺陷,相反,倒可以称做是某种美德的一个侧面。她是一个优秀的学生,其他的分数可能是C或者D,但就学习热情来讲,给个A+绝对不过分。

  刚开始的时候,她还只能充当“星期三”的专用摄影师。慢慢的她开始对其他对象萌发兴趣,从风景到人物,涉猎的范围越来越广。她尤其喜欢拍小孩子。我猜想可能她自己长得小,小孩子对她没有戒备心理,所以她才能频频得手。她拍的孩子比其他任何照片中的都自然,脸上绽放着无邪的笑容。

  她从学校附近一家小小的相机店里买来一个二手的小型单反相机,从此冲着摄影这条路埋头走下去,一去不返。

  * * * * * * * * * * * * * * * *

  美国现代文学课。我走进教室,意外地发现静流居然坐在里面,而且就坐在美雪旁边——我的固定位置。我无奈,只好走到两人的正后面那排坐下。

  “为什么法语系的静流同学会出现在这里?”我问。

  她转过身来:“因为我喜欢田纳西·威廉斯。”接着又粗着嗓子,模仿男人的声音说,“伙计们,让我们来玩七人桥牌吧。”

  我知道那是《欲望号街车》里斯坦利的台词。

  “静流真是个有意思的人。”美雪回头对我说,“早点儿认识她就好了。”

  “哈哈哈。”静流大笑起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