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写真》小说连载:  我手忙脚乱想要拿回来,她噌地一下转过身去

  “因为我是鱼呀。”美雪说着,把手里的石头举向天空。

  “每次上完游泳课,我都会把硬币扔到游泳池里玩潜水。熟能生巧嘛。”

  “那就没办法了,再说,我们也没差你多少嘛。”

  “需要强调的是,我还是比关口领先那么一点点的。”

  听我这么一说,关口和美雪不约而同地说:“吹牛谁不会!”

  确实如此。

  刚进入暑假没几天,静流来到我的公寓。

  她说想试着自己冲洗照片。第一次进到我的房间,静流像进了博物馆的游客一样,对什么都感兴趣,看见什么都想摸上一摸。

  “这是什么?”硬纸板做的架子上并排摆放着一堆塑料瓶,她拿起其中一个。

  “啊,这个嘛……”

  我手忙脚乱想要拿回来,她噌地一下转过身去。没有拿到。她蹲下去,辨认着标签上的文字。但很快,她放弃了,抬起头看着我:“这些是什么呀?看不懂。”

  她把塑料瓶递给我。

  “……不过好像是俄文。”

  我点点头,把瓶子放回架子上:“差不多,我也觉得像俄文。”

  不用说大家也猜到了,她拿到的是我的以色列软膏。标签上的文字既不是阿拉伯语,也不是英语,莫名其妙地写着俄语。这种软膏通常我都会存上二十管。

  “真奇怪,买那么多做什么?”

  “没什么。”

  “没什么,”她重复别人话语的毛病又发作了,“没什么?总有点儿原因吧。”

  “不值一提的原因,行了吧?”

  只要再多说一句话,一定得和盘托出。就像有的人只想把裤子往下放一放,谁知一下子就退到膝盖了。到现在为止,静流还没发觉我散发出的异味,以后我也不想让她知道。所以我只能保持沉默。

  静流颇有些不满。

  “不说算了,”她说,“一定是用来干什么坏事,要不然,有什么不能说的?”

 说到这里,她的脸莫名其妙地红了起来。

  她到底想到些什么,我不得而知,也不想问。就这样,这个话题总算避过去了。

  “反正就那么回事嘛。”我说。至于怎么回事,我自己也不知道。她好像也想结束这个话题,模棱两可地点点头,把注意力转向用摁钉固定在墙上的照片,“星期三?”她问。

  “星期三。”我回答。墙上是“星期三”的照片。

  “这是我拍的那张?”

  “是的,你拍得越来越好了。”

  她嘿嘿地笑着,用食指蹭了蹭鼻子。我心里突然涌起一股热流,感觉像爱意,我有点儿弄不懂自己了。

  “跟我来,”我说,“这边的房间是暗房。”

  从玄关上来就是我俩现在所在的餐厅,再向里走的西式房间就是暗房。三张榻榻米大小的房间,用厚窗帘遮得严严实实,里面放了一张从跳蚤市场买来的铁桌子。上面放着一个放大器,虽说也是二手的,但质量无可挑剔。

  “了不起!你就在这里冲照片?”

  “是的,只能冲洗黑白照片。彩色的太费钱,我都送到照相馆去洗。”

  其实我拍的照片百分之九十都是黑白的,也就是说,几乎所有的照片都是在这里冲洗和扩印的。

  我把房间的门关上,打开暗房灯。泛着红色的柔和灯光洒落在我们肩头。

  “大概就是这样了,”我说,“就在这里把照片洗出来。”

  静流背靠着墙,抬起头,看了看站在一旁的我:“看起来很有意思嘛。”

  “很有意思。”

  “我能行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