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推荐
台词分享

电影《权势下的女人》里的爱情与婚姻(1)

之前哈内克静默、冰冷的中产阶级生活还萦绕在脑海,如今卡萨维茨对同一个群体也举起了手术刀。

哈内克用沉默证明了沟通与理解的不可能,而卡萨繼兹部用相反的喧哗证明了同一个“不可能”。

当然,卡萨维兹不喜欢抽象,他需要一个具体的切入点,而且必然与爱有关,这便是婚姻。

尼采在他大的格言世界里对婚姻经常有很精辟的见解,有意思的是,卡萨维兹的电影在一定程度上简直是这些格言的具象化,比如“许多夫妇之间比男人与女人之间还要陌生。”

这几乎就是电影《面孔》的主题。

如果换成卡萨维兹自己的语言便是:“美国数百万中产阶级的婚姻只是单独的滑行。”

这滑行好像在一个空间里,却更像是平行的,他们彼此看到对方,却无法真正靠近。查理和玛丽亚在年龄上有着明显的差距,玛丽亚在争吵中的一句话切中要害:“我不是性机器,你回家就是为了上床!”

艾夫如何看待自己的妻子是卡萨维兹丢出的第一把匕首,是低成本的性玩偶么?

但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在玛丽亚如此控诉的两头,是丈夫在外面与妓女寻欢,而两人在床上象征性的拥吻以及毫无征兆的宁静表明,妻子连性玩偶的位置都不保。

不过丈夫也好不到那去,他能拥有的,也无非是性而已。

他与妓女珍妮的两次见面,都有第三者在场,在吵吵嚷地唱歌、跳舞、说笑话、甚至打架中,他都得与别人分享珍妮,一个独处的夜晚只是交易,能够带来感,却终究不是快乐。这群人是同质的,你是结了婚的人”(珍妮语)。

他们迷恋珍妮,无非是分居了,找找乐子。他们谁也不是彼此的归宿。

所以,尽管在珍妮这里查理总是看着挺高兴,但他最终还是选择了回家。

尴尬的是,妻子偏偏红出墙。

不难理解,在丈夫突然提出离婚的情况

玛丽亚的一时放纵不过是困闷、愤怒、憎恨的反射,当对查理说“我恨我的生活,我不爱你的候,卡萨维兹的主旨终于浮现,婚姻应该有爱,但查理与玛丽亚没有,爱的缺席造成了婚姻的断流,而不是相反。他和她都有爱的需求,却不知用什么得到。这便造成了我使婚姻破碎,但婚姻先破碎了我。

滑行的尽头便是破碎的虚空。不过卡萨维兹是公平的,没有谁需要承担更大的责任,女人被伤害了,男人也无法幸免。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电影台词网 » 电影《权势下的女人》里的爱情与婚姻(1)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最新鲜的全球电影资讯

电影台词明星写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