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推荐
台词分享

国产零零柒剧本

(深圳某一菜市场一猪肉摊前。)
某女甲: 你以为躲起来就找不到你了吗?没有用的!象你这样出色的男人,无论在什么地方,都像漆黑中的萤火虫一样,那样的鲜明,那样的出众。你那忧郁的眼神,稀嘘的胡喳子,神乎其神的刀法,和那杯Dry
Martine,都深深地迷住了我。不过,虽然这是这样的出色,但是行有行规,无论怎样你要付清昨晚的过夜费呀,叫女人不用给钱吗?
007:我以为凭我们的交情,可以讲点感情,没想到还是一笔买卖。
某女甲:讲感情也要付钱的。
007:了解,不过有的话早就给你啦。最近流行吃素,根本没什么生意,我看这样吧,随便拿点猪肉回来就算抵我的过夜费吧。来呀,“贱菜啦”(粤语音)
某女甲:你有种,山水有山逢。 某女甲提猪肉转身走。
007: 有兴趣今天晚上老地方相度啊。
某女甲: 去你娘的。(把猪肉投向007)
007: 厉害呀,我省回啦。(顺势把猪肉切成两半,挂在钩子架上)
某女乙: 三巧,那个买猪肉的不给钱,我帮你找人把他砍了。
某女甲:算了,不管怎么说,他始终是我心目中独一无二、风度翩翩的猪肉王子。
(阿七依着猪肉摊,品着白兰地。)

(达文西提着菜蓝,踏着积水而来,见到阿七,突然停住,摆出架势。)
达文西:力拔山兮气盖世……
007:时不力兮骓不逝。
(杯子落地而碎)
达文西:阿七。007:文西。达文西:我希望你叫我全名——达文西。
007:没问题,文西。
达文西:谢了。
007:不客气,文西。
达文西:国家有任务要交给你。
007:真的吗?终于该我上场的吧。(举刀把猪肉案砍成几半)

(司令传达室。一女子正化妆。007背后插刀,头戴礼帽,口叨香烟。顺手把帽子甩到衣架上。)
007:嗨,玫瑰,十年不见你还是那么漂亮。
杜鹃:我不是十年前的玫瑰,她去年就已经哏去了,我是她女儿杜鹃。
007:(惊讶地)长这么大了,来,让叔叔抱抱。
杜鹃:嗯—,等一下再亲嘛!司令在里面等你很久啦。
(柜子移开,一道门显露出来)
007:好吧,叔叔很快就回来了。
(快到门口,把猪肝甩到杜鹃桌上。)
007:猪肝拿回去,煮个汤,补补血。( 一回头,猛得撞在玻璃门上,一张扭曲的脸。)
杜鹃:(摇头)很久没回来了,忘记还有一道玻璃门呢。

(密室内,人员都在忙碌着,007看见司令,走过去。)
007:(敬礼)司令。
司令:007,你来啦。
警卫走过来。
警卫   把烟熄掉。(阿七把烟头挤在警卫手中)
警卫   还有这把刀。  
007:哎,对不起,身为一个刀客,刀不离身。
司令:(对警卫)算了。刀客?哈哈。  
007:十年了,已经十年了,我还以为国家根本把我忘记了。
司令:怎么会呢,就算是一条内裤,一张卫生纸,都有它的用处。
007:这个比喻真是太好啦。我已做好准备,接受任何任务。
司令:有道是养兵千日,用在一时。
(实验开始,在实验各种稀奇古怪的杀人武器)
司令 我们最近发现了世界上最古老的暴龙的化石,可谁也没有想到,暴龙的龙头被偷了,而且偷的那个人的身份极其神秘,我们现在只知道这个人喜欢使一把无坚不摧的金枪,同时身上穿着一套刀枪不入的盔甲,据我们情报所知,这个人偷走国宝,准备和那里的走私大王赖有为合作。所以派你去调查。
007:你有没有看过猪罗公园?
司令:没有。侏罗纪看过。
007:对,是侏罗纪。暴龙究竟是鬼鬼崇崇走来走去的那只还是“哈—哈”那只?
司令:是“哈—哈”那只。
007:就是没有人性,追着小朋友乱咬的那只?
司令:不会,中国那只肯定不会。
007:说得也是。
司令:噢,我们特意找来了十年前训练你的达文西来支援你。哎,文西——
(达文西拉完小便,转回身,敬礼。)
文西:司令,是达文西。
007:文西,最近进行的怎么样,文西?
文西:我最近发明一种东西,相信可以帮你。(文西从背后掏出一件东西)
007:手电筒。
文西:错,这只不是普通的手电筒,这是不需要电池的太阳能手电筒,在有光的时侯它就会亮——
司令:如果没有光的时候呢?
文西:绝-对-不-亮。
007:有没有可能没光的时侯它也会亮?
文西:问得好,关灯。
工作员   是。
文西:呶,你拿另外一支手电筒来照它呢,它就会亮。哎,怎么样啊。
司令 开灯。
007:这个发明还真有创意。
司令:嗯。
文西:你们看到那个警卫没有,我就当他是金枪客。
(拿出一个神秘的皮箱。)文西极其严肃地装上四个箱腿。
文西:这个是超级间谍椅,是给人家专门长时间坐着监视人用的。我问你怕不怕?
警卫扭过头去。
文西:你看,他怕啦,是不是呀?
007:这个发明还真不错。
司令:不错。
文西:还有,我正在实验一种集合十种杀人武器于一身的超级武器霸王。如果让我实验成功的话……
司令:文西,如果你还有什么事情到我房间去说好啦。
文西:(边走边说)阿七,这十年来你一直都在卖“笛巴”(粤语)?
007:不是,是一个落破的“笛巴卡”(粤)。
文西:我跟你差不多,我是个卖菜的,还好,我在精神病院里边有一份兼差,做研究工作。
司令:做什么研究?
文西:被人研究。
司令:(点头)不错。
司令:007,你要记住,龙头骨是代表我们国家的尊严,绝对不允许落在外国人的手上,在追查的过程中你的身份要极其保密,还有,金枪客的身份极其神秘,而且他心狠手辣,你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
007,你还有没有什么问题?
007:我可不可以不去。
司令:不行,明天天一亮你就出发。到了香港之后,就有人给你接触。
007:是。
司令:还有没有别的事?
007:没有。
司令:(拿出一叠钱,抽出最底两张大的)这是我私人赞助你的两百块钱,到香港之后买件象样的衣服,不要丢 我们中国人的脸。
(007拿着钱,在文西面前晃着,文西大眼瞪着,十分眼馋。)
司令:文西——
文西:是。
司令:(抽出最上五毛钱)帮我去买杯奶茶,记得要找钱哟。
文西:是。
007:文西,司令,这次我一定要为国争光。
文西:说得好,好兄弟。
007:好兄弟,我出发了。
文西:好。
(007咚的一声又撞在玻璃门上,倒地乱叫。)

司令和李香琴把陈司令干掉,李香琴受命到香港与007联络,并找机会解决他。

( 007在自己室内打扮,桌上放着1965年版间谍手册,社交英语速成。)
( 007的酷样,手持手枪,目光坚毅。)

007穿一袭黑衣,头戴礼帽,手提皮箱,款款而来。(字幕:香港)
( 007和一女子好象有说有笑步入酒店。女子见到熟人停住,007径自走到总台前。)
(007盯看酒店内女人的性感形象。)
服务员:Can I help you,Sir?
007:yeah,I…我…我 book房间了。
(一金发女郎走过,双方注视着。)
服务员:请问你的名字?
007:My name is 007。
(女郎“ha ”一声打了个招呼,007冲她一挤眼)
服务员:没有你的名字。
007:(一回头)什么,有这种事,(亮出一张纸)Please chek down。
服务员:噢,你订的不是丽晶大酒店,而是丽晶大宾馆。

(007仰望着丽晶大宾馆的牌子,皮箱不觉落地。)
( 007由一领班领着,进入一房间。)
领班:老板,看你穿的倒是挺嗔头的,这个房间算你七十块,每天十二点之间记得要退掉噢。
( 007环顾房间,在桌上发现一本色情杂志,掀开中间页,见是一裸体女郎。)
领班:戴上立体眼镜才看得过瘾。
007:是吗?(接过立体眼镜,看)嗷——
领班:怎么样,可以吧。
007:可以,不过这个东西我不喜欢。
领班:那你要不要招妓?
007:都什么货色?
领班:有大陆妹还有本地货,全套一百五。
007:(思考片刻)试试本地的。
领班:好。(开始蹲下脱007的裤子)
007:大婶,你干什么?
领班:我帮你脱裤子。
007:为什么要这么做?
领班:你不是要本地的吗,我在这里是最红的。
(领班应声倒地。忽然水龙头打开,一阵白雾升起,007警觉地拿出枪,在空中乱抓了几次才拿稳。墙上写着:“正午三角公园见,红玫瑰为记”)

(公园内阴森恐怖,烟雾弥漫。007嘴里夹着玫瑰。见到一只小狗嘴里也叼着玫瑰。)
007:原来是你!怎么样,没被人跟踪吧?
阿琴:来呀,吃饭啦,吃饭啦。快快快。(阿琴手持玫瑰)
007:(脱帽)Hai——(奇怪的发型,阿琴禁不住笑了)

( 李香琴屋里。阿七吸着烟,环顾房子。阿琴嘴里哼着歌。)
007:香港美女多,你也不错。–我看得出来你很有爱心,因为你对狗-狗很好。哎,你也喜欢画画?
阿琴:对呀,你呢?
007:我普普通通,我是个杀猪的。—谁的歌?
阿琴:李香兰。
007:噢,张学友的那首李香兰,我知道,不过不是很熟,–李香琴我比较熟。
阿琴:是吗?我的名字就叫李香琴。
007:你叫李香琴?
阿琴:对呀,我叫李香琴。
007:哈——哈——哈,你叫李香琴,那李香兰就是你妈啦?
阿琴:是啊,李香兰真是我妈耶。
007:哈——哈——哈——哈,李香兰是你妈?嘿-嘿,(顺眼一看,地上有烟头)你抽不抽烟?
阿琴:不抽。
007:出来——,(拔出枪,对准柜子)出——来——。
007:(分析道)你不抽烟,地上不可能有烟头,再加上柜门虚掩,很明显,一定有第三个人躲在里面,(拨开阿琴)很危险,站在一边。出来——(向柜子踹去,腿却被撇在柜子上)
阿琴:(捡起烟头)你是不是抽长寿的?
007:喎,你怎么知道?
阿琴:这烟头是你自己丢的?
007:噢,Shit!
阿琴:(打开柜门)来,把鞋子穿上吧。(回头,却见007端坐在沙发上。)
007:经过了大风大浪,不可否认,我的神经是过敏了一点,但是我可以大胆地保证,我绝对是个优秀的情报员。
阿琴:把拖鞋还给我。
007:噢,呶。我这回接受国家这个任务,也是有备而来。(打开皮箱)呶,你看到我手上拿的这个东西了吧,表面上看它是一个大哥大电话,但是你看这里有一层金属网膜,实际上,(按一个钮)它是一个刮胡刀(安然刮胡子),这样在执行任务的时侯,也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刮胡子。(又拿出一个刮胡刀)至于这个表面上看是一个刮胡刀,其实呢,(脱下帽子,摇着)它是一个吹风机。
阿琴:那你还有一个吹风机呢?
007:这不过是他表面上的掩饰,我告诉你,它还是刮胡刀。–你现在服气了吧?
阿琴:怪不得你那么酷?
007:大家都这么说。
阿琴:万一吹风机不见了,你就不知道该怎么办?
007:(一耸肩)难不倒我,我并非浪得虚名。就象这个鞋子一样,它也是个吹风机。(吹风,梳头)你要知道,作为一个情报员,外表很重要。哎呀,对不起,你有没有电池,我的鞋子没电了。
阿琴:没有。
007:算了,不管它,待会再弄吧。
阿琴:我很想知道,象你这样酷的情报员,用得是什么枪?能不能借来看一看?
007:(一笑)说出来不怕你笑,其实枪我不在行,我最在行的是“飞-刀。”
阿琴:飞——刀?(窗外天气骤变,雷霆交加)
007:不错,飞是小李飞刀的“飞”,刀是小李飞刀的“刀”。
(不约而同站起来,007抽出飞刀,仿佛瞄准一米老鼠玩具。一漂亮的出刀姿势后,刀却插在空墙上。)
阿琴:漂亮。
007:基本上……
阿琴:(一摆手)可以啦,言归正传吧。(抖出一箱武器)身为一个特务,对枪多少要有些了解。这把UFO来福枪,射程两百码;这种点224痰盂子母弹,是我特别配置专用的。
007:这个名字我喜欢。
阿琴:357左轮手枪,躲程两百码。
007:帅呀。不知道能不能打死恐龙?
阿琴:那就要找一支试试才知道啦。(阿琴在暗处装上子弹)中国制PPK,国内情报员专用,射程一百二十码,缺点就是声音太大,不过装上灭音器之后,杀人就可以无声无息了。(琴装上灭音器)
007:这里面是用什么隔音那?
阿琴:我想应该是棉花吧?!
007:用棉花也能隔音,(阿琴扣紧扳机)那用卫生纸行不行?
阿琴:(放声大笑)你问得问题都好幼稚啊!
007:看不到哎,(阿琴欲扣扳机,不想007却旋下灭音器)蛮可爱的,试试我这枝,我这枝比较合哎,能不能借我试一试啊?
阿琴:好啊,你想怎么试?
007:好大的风雨,我把窗户先关上。(把枪放在桌上,背过后去关窗,阿琴捡起枪对准007头开火,不想子弹却后射,射中自己肩膀。阿琴一声惊叫)
007:你怎么啦?你中枪啦!
阿琴:我想试试你的枪啊!
007:这枝枪你不懂,一开就往后射。
阿琴:你干吗不早说。
007:你在流血,等一等。(背过去,到箱中翻东西,阿琴倒过枪口射击,不想还是射中自己,更大声的痛叫) 007:又怎么啦?
阿琴:我在试枪。
007:又受伤啦?我不是跟你说吗,这枝枪全名叫做古灵精怪枪,向前射完向后射,一后一前,你也不问我一声。 阿琴:那你为何不早说?
007:你在飙血,拿OK布贴一下吧,快点。
( 阿琴转身向洗手间。阿琴听到类似电话的铃声,掀开马桶盖子,原来是司令的远程视频会议系统。)
司令:阿琴,干什么满头大汗的?
阿琴:我刚刚洗好澡。
司令:007怎么样啦?
阿琴:他还在,不过你放心,我很快就要完成任务啦。
司令:现在计划有变,不要先动手,你让007到赖有为的家里,然后杀死他,象是因公殉职,所以你要多等一天。 阿琴:啊,还要多等一天。
司令:你怎么流那么多血?
阿琴:没有,我刚才刷牙,我牙龈流血。
司令:你用的什么牙刷?扫巴是吧?(007探门而进)
007:怎么样?
司令:嗨,007。
007:司令,在厕所里还能够见到你,真是太高兴啦。
司令:怎么样,你们合作的愉快吧?
007:好,阿琴这个人真好,人品好又没有架子,对朋友真是一流,阿琴,你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
阿琴:除了英俊其它没什么好说的?
007:还有,过一阵子你就知道了。
司令:希望你们两个早日完成任务。
007:(阿琴共同)是。
007:先把枪拿着。
阿琴:谢谢。
007:让我来帮你(贴OK布)。
阿琴:这块OK布留着自己用,我已经没事啦。
007:听我说,以后永远不要随意试枪。
阿琴:(朝头顶连续射数次)我喜欢试枪,可不可以呀?(吊灯砸在阿琴头上。)

(在香港一综合楼内餐厅。阿琴头额上交错着贴着OK布。)
007:伙计,麻烦你给我一碗豆花,你们这最有名的。臭吗?
服务员:有名的臭。
007:那就麻烦你拿有名的好吃的给我。
服务员:只有豆花啦。
007:不会吧。
服务员:是呀,你当作臭豆腐来吃,感觉就不一样啦。
007:(两人嘿嘿笑不停)那就拿炸的给我。(对阿琴)香港餐厅的伙计都是这么可爱?
阿琴:是啊。
007:你的枪伤没什么吧?
阿琴:皮外伤而已。
007:以后不要再随便试我的枪。
阿琴:早知道跟你学飞刀啦。
007:我靠,你以为那么简单。我告诉你,真正的刀法并不是用手,你猜用什么?是运气,正所谓以气运刀,当你运到最高境界的时候,什么都可以砍得稀巴烂。(阿琴不中听,一扣筷子)
007:你不信,我拿餐刀试给你看。
阿琴:好啦,不要说啦,吃东西。
007:看看,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啊?
阿琴:白痴呀,我怎么可能不气呢?我都快要气炸啦?
007:不会吧,有多气呀?
阿琴:(阿琴摆手示意,007把耳朵凑上去)恨不得一枪打死你。
(两人相视一笑,不料闪光灯起,被人拍下刚才的情景。)
两人:小子,你干什么?
摄影者:不要紧张,不要紧张,两位看我的外形就知道我是个艺术家,我现在正搜集有关爱情的题材,刚刚我看二位的神态,一看就是坠入爱河的情侣,才情不自禁地将你们拍下来,希望二位不要介意。(两人同时看照片)
摄影者:(又拍一张)那张照片送给你们两位,这张我留下。
007:那怎么好意思?(007把照片递给阿琴)
阿琴:别客气,你留下吧。
( 007将照片放入衬衣口袋。吐一痰到邻桌的三人中的某人身上。)
某人甲:(山东口音)先生,这个痰是不是你吐的呀?
007:是啊是阿,怎么样,有什么问题吗?
某人甲:没关系没关系,知道谁吐的就行了。
007:哎,听 你的口音好象是山东来的?
某人甲:是的!
007:哎,咱们老乡唉,你是山东那里?
某人甲:我山东济南哎。
007:哎,我也是。
某人甲:那可巧啦,你是哪个村子的?
007:济宁村。
某人:济宁村…,我们三个都是济宁村的。
007:(两人亲热地握手)老乡,老乡。
食客:对不起,让一下。
007:我记得村里头还养了只小狗。
某人甲:狗是我养的,不知后来为什么失踪了。我听说是有人拿去做香肉啦,还把骨头丢在我们村子门口,真是太没有天良了。 (007附和)这种残忍的事不知是谁干的?
007:不是不是,不是我干的。
某人甲:我看你干完之后脸就红了……
007:没有,不是我。
某人甲:你长得贼头贼脑的样子,快说,是不是你干地?
007:不是不是。
(007被几个连拉带扯快速带入餐厅。)
007:今天就由你请客……
某人甲:一顿饭而已,我请你吃东西干嘛这么客气呢?再说我们山东人要有出息,然后衣锦还乡,老乡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007:噢,我们还有点事,改天再见面的时候由我请客……再见。
某人甲:嗳,嗳,(转身抓住007手臂,露出别在腰间的手枪)等一下。我看这样好啦,我两个同事到隔壁拿点东西,很快回来,我们四处逛逛。
007:不好意思,我们两个还有点事……
阿琴:你难得有机会跟老同乡聚聚聊聊,我去下洗手间。
007:请便。(阿琴自信地走了)
(两位老乡在隔壁打劫东西)
某人甲:山东人长得你恁帅的还真少。 (007看到有个人象偷袭)我一看就知道你是个注重仪表的人,你的帽子不要常戴,(原来却是逗自己儿子玩)以前我经常戴帽子,听人说戴帽子会秃头的,所以我就不常戴了。奇怪,这两个家伙到现在还没回来?
小孩爸:(在儿子背后戳了一下)臭小子,怎么样?生爸爸的气 ,每次都是你耍老爸,老爸这次耍你一次不行吗?好啦好啦,老爸给你买爆米花。
(孩子很高兴)
( 两位山东老乡打劫完毕,又朝受伤倒下的店员开了两枪,嘴里还骂道:“他奶奶啲。”)
某人甲:哎,回来了。(三人聚到一块)
(警察尾随而至,枪瞄准他们。)
警察:不要动,警察。
(两人朝警察开枪,楼内秩序大乱,激战一阵。)
某人甲:(勒住007)咱们都是老乡,委屈你啦!(另两个将小孩子劫住人质)
警察:(用对讲机)呼叫总台,呼叫总台,这里很多人受伤,赶快派救护车来,地点是皇家堡四楼。OVER。
(三人劫着人质撤退。)
小孩爸:(买回东西,见儿子被抢)小德,小德。
老乡:不准过来,再过来就打死他。
小孩爸:(跪地)快把儿子还给我,拜托,我就这么一个儿子,不要伤了我的儿子。(小德爸上前去抢,被他们用枪击中。三人退至电梯口,二人先走,留一人劫住007。)
某人甲乙:(进入电梯,朝同伴喊)走啦。
007猛然抽出刀,斜劈下去,寒光一闪,手枪已断,再一闪,鲜血四溅。 (007戴上眼镜,附和着摇摇欲坠的歹徒) 某人甲乙  
阿雄,快点。阿雄——,快走啦。(两人端起枪)阿雄——      
( 007使出飞刀绝技,将他们解决。戴上礼帽,隐身而去。)
(躲在一边的阿琴看得目瞪口呆。警察人员来收 拾现场,被惊呆了。 )

(阿琴家里的洗手间。)
阿琴:(对着马桶)我最初是想不用自己动手,可以借刀杀人,没想到计划失败。
司令:你没有收到我的命令,怎么可以擅作主张呢?
阿琴:对不起,可是我真得想知道,007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司令:闭嘴,你以什么身份来问我,他是什么人跟你有什么关系?你妈妈是汉奸,你爸爸是走狗,你爷爷是卖国贼,你就是汉奸、走狗、卖国贼的生的,永远不能改变,当年要不是我收留你,你早就跟他们一起完蛋啦,你的命是我捡回来的,我叫你怎么办你就怎么办,知不知道?—……阿琴,我知道你这个人有时候心肠太软,你知不知道007是个什么样的的人?他是一个衣冠禽兽、他以前无恶不作,不但强奸大肚子,而且非礼小女孩,你看看,这些小女孩多可爱啊!这些大肚子又多凄残,都是他干的好事呀。你现在可以说是为民除害,你还有什么问题没有?
阿琴:没有。
司令:那我们就照计划,在赖有为家里动手。
阿琴:知道(007在弄门,试图打开)
(007站在门边身着寿袍,口里含着大烟锅,手里两个健身球转来转去,阿琴换成澡衣)
007:你没什么吧,你?
阿琴:什么事?
007:没有,你关着门在里面那么久,我敲门你又不回答,所以我撞门进来看一看。(进门来)哎,你在洗澡?
阿琴:我没事,麻烦你把给我上。
007:(从里面把门关上)想不到今天发生这么多事情?
阿琴:我是想叫你出去,然后再把门关上。
007:Yeah ,will,I am sorry ……
阿琴:出去呀——
(007出门,阿琴到门边,007又进来)
阿琴:你要干什么?
007:你做不做?
阿琴:做什么?
007:做白包。
阿琴:做什么白包?
007:小德的爸爸。
阿琴:谁是小德的爸爸?
007:今天在商场那个无辜的死难者。
阿琴:你说送白包。
007:送到报馆去转小德的家里可不可以啊?
阿琴:可以吧。
007:署名一个无名氏好还是有心人好?
阿琴:随便啦。
007:大家萍水相逢,又不是很熟,送个五百块钱表表心意可以了吧?!
阿琴:你作主。
007:我的五百块钱你帮我先代垫啦。
阿琴:太离谱了吧。
007:我完成这个任务只有五百块钱奖金,到时候就还给你啦。
阿琴:啊——?
007:放心,代垫五百块钱这种小事我是不会忘记的。
阿琴:好。
(007在练气功,正所谓以气运刀,已练到最高境界)

国产零零柒—电影剧本

国产零零柒剧本
司令让士兵严加看管所谓的爆炸物集装箱。
在车上。
阿琴 这个赖有为专门走私国宝,龙头骨的失踪一定跟他有关系(递给007照片),盯住他就行,待会见机行事,还有没有问题?
007 有啊。李香兰真的是你母亲?据我所知,她以前是个汉奸。(见阿琴不高兴)Sorry ,就当我没说过。

阿琴 时间差不多了,下车。
(两人下车)
007 阿琴,今天晚上任务完成以后,我就要走了,你喜欢什么东西告诉我,我买给你。
阿琴 不用了。
007 要。
阿琴 白玫瑰喽。
007 You are very romantic!
阿琴 也许是我送给你呀!
007 very romantic!(007把箱子平着放在地上,一支脚踏上去)如果今天晚上还有时间的话,我们到香港的卡拉OK观摩一下。
阿琴 (递给007通话器)你在里面,我给你保持联络。
007 不讲你不知道,我唱歌跟张学友一模一样,你看,喉结都会动耶!
阿琴 (递给07钥匙)这把是后门的钥匙,快点,没时间啦!
007 我唱歌给你听,唱李香兰的歌给你听。
阿琴 我告诉你,我是逼不得已才跟你站在一起,你不要在我面前提起李香兰,不要在我面前唱歌,我不想再听你胡说八道!(一拳打在007脸上)
007 你这种爱恨分明的性格我好欣赏。(阿琴气得背过身去,007把钥匙丢到身后)这把钥匙根本不需要,(另一支也踩在箱子上)我带的这个不是普通的箱子,它是“箱中之神”,简称“箱神”,它可以安全又潇洒地把我送到任何我想去的地方。
“嘀”的一声,红灯一闪,007腾空而上,在空中翻个跟头。
007 箱——神——。(落地一看仍是原处,对阿琴说),嗯,你在这里干什么,你想怎么样?
阿琴 你问我想怎么样,我还想问你想怎么样呢?
007 (一看箱子)Oh,Shit!角度没调好,重新调整一下。没问题啦。
(007红钮一按,向斜前方冲去)箱———,唉呀(撞在墙上。)
阿琴 门打开了,进去吧。
007 阿琴,我绝对不是浪得虚名。
阿琴 你先把血擦了再说。
007 好好。我这个箱子只是摆错位置而已,要不然很行的。(摆正位置)
阿琴 你不要再浪费我的时间啦,可不可以呀?!
007 再给我一次机会吧!箱——神———
(007成功啦,他真的进入到赖有为的家中)

赖有为家中。男女嬉戏着。
007 (打了个响指)Dry Martine,谢谢!
(服务员端过来,却被一位女士取走,两个面面相觑)
007 看什么,再拿一杯来呀。
阿琴 (阿琴在外面装枪)007,里面情况怎么样?
007 (看着自己左边颠来颠去穿泳衣的女子)好凶险,里面的客人个个都是凶神恶煞,但又蛮好相处的,讲出来真的你都不相信。
服务员 (自助肉食前)先生,你呢?
007 好,我自己来好啦,谢谢!(抽出自已的刀剁肉,发现目标赖有为,正在接电话)
赖有为 喂?(示意两边美女离开,自己进入室内,007贴地一个跟头,翻到门边,调好接收器)
赖有为 小心给我听着……
007接收器里出现噪音。
赖有为 你听好,我再说一遍,把这个猪骨头用温水烫一遍,把油去掉,然后加上花椒煮一个小时—
某人 那你来不来吃?
赖有为 我知道了,别烦我啦,我老婆在家。
007接听到足球广播。
阿琴 (装好枪)007,听到什么没有?
007 初步了解,是一下叫英侠的人偷了恐龙骨,然后用他个人的技术将这个恐龙骨送走,但是我这里的讯号很弱,(不知从哪里拿来锤头和螺丝刀)我现在试试看可不可以在这里挖一条隧道到他的沙发后面,偷听他说些什么。
阿琴 (正在瞄准)不要跟他废话,赶快找个声音好的地方。
007 阿琴,我走来走去电波都受干扰,听不清他说些什么。
阿琴 阿七,找一个人少的地方试试看。
007 我前面有架钢琴,现在没有人啦。
阿琴 那就过去试试。
007 好。
007 (大步走到钢琴前,坐下,左右摇动)这里还是受到干扰。
阿琴 你不要摇来摇去,坐好,就这样。(瞄准)好极啦 。
007 一个人坐在这里,真是觉得有点无聊。
阿琴 你不是很喜欢唱歌吗?唱首歌来听听。
007 那我就唱啦。
007 秋意浓,无人欣赏秋意浓
一杯酒,只是在碗中
夜雨冻,啦哩啦哩夜雨冻,
握住你的手,放在心头,
我要你记得无言的承诺,
啊……像花虽未红,只怕你相投,
缘聚缘散在风中,聚散都不由我,
啊……不怕我孤独,最怕你寂寞,
无处说离愁——。
(阿琴没想到阿七还有这一手,歌声也吸引不少围观者,其中一长发女子很突出)
007 怎么样,唱得好不好?
阿琴 马马虎虎。
007 唱得象不象张学友?
阿琴 声音差了一点。(阿琴放下枪,若有所思)
一阵乱花碎影闪过,007被长发女提到眼前。
长发女 你真是出类拔萃(007向后一看)
007 使得出移形换影的功夫,看来你也非等闲之辈呀。
长发女 我干脆跟你说实话吧,其实我在这等一个很重要的人,我相信这个人你也认识(亮出一张照片,正是餐厅那个艺术家所拍的)。
007 对不起,无可奉告。
长发女 我从来不勉强别人,不过有件事我一定要告诉你,我真的很欣赏你,(上前亲吻007脸庞,同时007看到一铁人缓缓在屋顶行走,并拧断一根路灯柱)I
love you!(铁人将柱子将007掷去)
007及时躲过,定睛一看,长发女拔枪欲射自己,跳到桌子后面。场内秩序很乱,长发女开枪射击。007掀起红桌布,桌布落下人已不在,长发女侧身一看,007拔出飞刀,击中她手腕部,女子躲走。007也欲躲走,不想枪声响起,正是冲着自己来的。
007 阿琴,收没收到,这里很危险,好多杀手不知藏到哪里?(阿琴正在开枪,也射中了赖有为,007躲到树荫里,不想又跑出来)
阿琴 (心里想)他又跑出来干什么?(007伸手向草木丛中,阿琴继续瞄准射击,击中007胸部、腿部)
阿琴奋力跑出,把枪放到车后座,正要开钥匙打火,车门被撞开,阿琴吃惊大叫。
007 我中枪了。
阿琴 你为什么中了枪还可以跑出来?
007 幸亏有防弹衣,不过可惜的是没有防弹裤。(阿琴欲摸手枪行事,007却摆给他白玫瑰)
007 送给你。
阿琴 干什么,哪里来的?
007 我临走时候看到的,这朵花开的好美,算你走运。
阿琴接过沾满鲜血的鲜花,回想起007伸向花草丛中的画面。
阿琴 需要那么卖命吗?神经啊!
007 你怎么知道?很多人都这么说。不过,现在金枪客仍在里面,开车走啦,快点。(发动之后,汽车却被掀起)
阿琴 什么东西啊?(原来是铁人)
007 有我在,让我来。(夺过方向盘)
阿琴 你坐下,让我来。(阿琴向铁人开枪,铁人躲枪放下车)
007 (阿琴同是)撞你老妈!(逃掉)
铁人 算你们跑得快。

家里,阿琴拖着007,地上一长缕血痕。关上门。
阿琴 怎么样?
007 纱布、棉花、剪刀,有没有?
阿琴 (看着握在手中的白玫瑰,片刻)有。
阿琴到卫生间拿东西,司令的铃声响起,阿琴没有理会。
阿琴 找不到剪刀。
007 (寒光一闪)我有。(007欲举刀,却无力,刀插在地板上)子弹射入了我的大腿骨,压住了我的大动脉,挡住我的三叉神经,现在我左边脑部缺氧麻痹,右半身开始瘫痪,(撕开裤子)一定要用刀割开伤口把子弹取出来。
(阿琴用力拔刀,却拔不出)
007 来,我来。(用力拔出刀,擦着一根火柴,烤刀刃)这把刀是当年的铸剑天王干将莫邪的御用菜刀,是用天山寒铁焠炼而成,经过七七四十九天,吸取日月精华,不是普通人可以用的。(用刀割伤口,很痛)看来不简单,还在血管的神经旁边,帮我拔开它。
阿琴 哈——
007 撑得住吗?
阿琴 撑得住。
007 有没有看到子弹啊?
阿琴 黑色的那些?
007 不是,黑色的是筋,不要管他,高一点。
阿琴 啊,白色的?
007 对,白色的旁边是骨,旁边那些就是金色子弹。
阿琴 我看到,可是很深哪!
007 (从桌上拿出锤头、螺丝刀)帮我把它挖出来。
阿琴 挖?
007 挖。
阿琴 (锤头敲螺丝刀)就这样挖?
007 要不然怎么挖?
阿琴 你不用麻醉药的?
007 (一定神)要。(摸出一盒带子)先放这个带子。
阿琴放带子。画面上却是A片。
阿琴 带子放错了。
007 没有,这招叫做转移视线分心大法。
阿琴 这招明明叫做老汉推车,你不要以为我什么都不懂。
007 我是说我的这个方法,是古代神医华佗所用的分心大法。古代有关云长全神贯注下象棋刮骨疗毒,今日有我007聚精会神看A片挖骨取弹头,开始——(见阿琴不对劲)等一下再看!
阿琴 噢。
007 噢~~,嗯ˇˇˇ
阿琴 子弹跟骨头太接近了,旁边有很多神经纤维,很痛的,你忍忍。
007 那个女的MM好大呀,ˇˇˇ¨¨¨。你干嘛停下来?(一看)噢,我把我的血管全部集中在一起埋成一堆,以免失血过多,你不要理我,继续呀。
阿琴 它挡住我的视线啦,麻烦你拨开它。(拨开衣服)
007 Yeah!Come on ,大力一点!(阿琴用力一击)Yeah~~
阿琴 你干嘛,是不是我太用力啦?
007 我-我不是跟你说话,我在跟电视说话。
阿琴 对不起。(阿琴挖时鲜血飞溅)好多血。
007 哎呀,糟了,你挖断我的血管啦,
阿琴 那怎么办哪?那你快点继续看A片呀!(007面容憔悴,鲜血流了一地)你还撑得住吗?
007 跟我说话,问我问题,绝对不能让我睡着了,如果睡着了就不会再醒了。
阿琴 你叫什么名字?
007 我叫凌凌柒。可不可以问得有点深度?
阿琴 深度啊?有个农场,鸡的数目是鸭的四倍,但是鸭又比猪少九只,鸭跟猪的数目加起来是六十七只,请问整个农场所有动物的脚一共有几只?
007 好啦,还是让我来问你吧!
阿琴 你问吧。
007 (一侧目)那幅画里的一男一女是谁?
阿琴 我爸爸我妈妈。
007 他们现在人呢?
阿琴 我很小的时候他们就死了,我也没什么印象。
007 噢,I am sorry,原来大家都是孤儿,难怪跟你在一起特别亲切。阿琴,谢谢你呀!
阿琴 不要客气,你撑住点不要死!
007 可不可以把冷气关小一点,我有点冷。
阿琴象画中人物一样,和007相携而坐。阿琴取出弹头,把火药倒在伤口上,点燃火柴。阿七一声痛叫,应声晕倒。
阿琴 阿七,阿七?
007 搞定啦(阿琴吓得一跳),说起消毒这一招,你看看真是屡试不爽。
阿琴前去拥抱阿七。阿七却发现桌上的子弹,
007 点224痰盂子母弹,这不是你专用的子弹吗?你那只UFO来福枪是不是还留在车后座?(阿琴变色,松开臂膀)开枪打我的是你,对不对?(007依在椅子上)你杀我为什么又要救我?(阿琴摇头)金枪客跟你是什么关系?
阿琴 你不要问,我什么都不会说。身为一个情报员,不能完成任务,那就只有一个结果,(丢给007枪)你杀我了吧!
007 好啊。(捡起枪,举枪把阿琴身后的盆子击碎),唉呀,这么近都射不中,枪法真是太烂啦!(拾掇东西,拿出带子)没办法,打打杀杀的事情我看的太多啦。(走人,出门临别一句)就当我从来没见过你。
阿琴端坐,若有所思,想起什么,跑向门口,开门,一见是“阿七”。
阿琴 阿七,(抱住阿七)阿七,你不可以回去,其实司令就是金枪客,而且那个恐龙骨,(觉得不对劲)你怎么长高了?
假七 哼,你总算说出真相啦。(一揭脸皮,原来是赖有为家中的长发女)你的样子长得还真是可爱,难怪我们陈司令会死在你的手上。(拔枪,阿琴欲躲)
铁人破窗而入,满身玻璃,摘掉身上的一块咀嚼。
铁人 小姐,你有没有OK布?我想见你的司令,麻烦你带个路,嘿~嘿。

007回来内地。司令办公室,007满脸胡碴,老了许多。
司令 你知不知道,原来阿琴出卖了国家。
007 (摇摇头)不知道。
司令 国家这么信任她,她竟然——…,是谁把你打伤的?
007 我认为是金枪客干的。
司令 那阿琴在什么地方?
007 不知道,她失踪了。
司令 唉呀,怎么会这样呢?敌人真是太狡猾了,居然可以无孔不入。哎,007,你现在伤势怎么样?
007 应该没问题。
司令 不要说这么多啦,你现在还在流血,来,(递给他本子)赶快把这个字签了吧,然后到医院去疗伤,你的伤势要紧嘛!小伟,马上把他送到医院去。其他的事暂时不要管啦。
007被带出屋外,路过刑场,
李力持 看什么,还不快点,就等你啦!
007 怎么这时候还在行刑?我们绕路走吧。
警卫甲 不用啦,已经到啦。(007被强行戴上手铐,宝刀也被抽出,推向墙根)
007 什么事,究竟什么事啊?
警卫甲 没事没事。
007 没事,那干嘛把我铐起来。(警卫用绳绑起阿七)
警卫 不要乱动。
007 有什么事你说清楚。
警长 007,由你亲自承认走私贩卖国宝,罪大恶极,无须审判,即可枪决。
正要逃,被鸣枪示警。警卫说回去。
007 等一等,你们听我说,我是冤枉的……
死犯甲 等一等,你们听我说,我是冤枉的,我根本都没有偷国家机密,你们做人要有良心,每个人都知道我不认识字,你们居然冤枉一个文盲,说他偷取国家机密……(中弹倒下)
007 各位朋友,我跟陈局长是好朋友,我们经常在一块泡茶的–
死犯乙丙 等一下等一下,我老爸就是陈局长,你杀我他会杀你的。我不要死啊……(中弹倒下,警长上来又补数下)
警长 下一个。
007下意识把脚尖铲入泥土,一看李力持也在这么做。
李力持 三十年的若练,终于派上用场了。
刑长 预备。
李力持
(大笑)想杀我铁腿水上飘,哪有那么简单?(铲土泼向杀手,跃起又落地,地上形成两道沟,又顺着墙头飞去,要逃走的样子,一声追魂炮,李力持爆炸了,原来是火箭炮,007目瞪口呆)
警长
预备,行刑。
007吓得跪下来。

仓库内。集装箱内是恐龙骨,关上箱门。
司令 30分钟内运到边境站,那里有买主接应。
卫兵 是。开车。
正要开车,车玻璃被击破,伸出一手掐住司机脖子。原来是铁人,两个司机都被打倒。
陈宝莲 你的买家已经死了,恐龙骨不要麻烦你了,我们自己运回沈阳。这是拘捕令,赶快束手就擒,否则格杀勿论。
铁人 (带出李香琴)金枪客,连你最得力的助手都在我的手上,我劝你还是快点投降吧。
司令快速抽枪射向李香琴,数枪。李香琴倒地。
阿琴 小叭喇,(起身)你有没有搞错,幸好我穿了防弹衣,亏我跟你出生入死,你问都不问一声一枪就射过来,你射我是不是,射他!
仓库内激战。司令边战边退。铁人推翻爆炸箱,阿琴开火爆炸,很多同胞被炸。
阿琴 你做初一,我做十五。我跟你们合作,我知道他在那里,跟我来。
司令穿过几道关,进入自己办公室,找出铁衣。铁人穿墙而过。
司令 来呀,我在这里等你们很久啦。(射击)
阿琴 小心。(三人被轰倒)
司令 我一颗子弹就把你们打死。
三人又被轰倒,阿琴腿被东西砸伤。铁人举起巨物砸向司令,司令闪过。
铁人 不要看啦,快出绝招。
宝莲 (走上前去,铁乳伸出两长管,喷出电焊火)高热火焰!看你的盔甲能否抵住我这五万度的火焰!(话未说完,灭了)
铁人 糟糕,Sorry,晚上吃宵夜用了你的瓦斯没通知你,不好意思,对不起啦。(莲大惊失色)
司令 (开枪,莲粉身碎骨)火焰?我把你打烂掉。大钢牙,该你啦!
铁人 别以为我没有货。铁–甲–飞–拳(铁拳头飞出)
司令被击中,巨大力量使司令撞倒三堵墙。同时开枪,铁人被粉碎。
司令 (来到阿琴前)枉我供你读书,给你饭吃,想不到你竟然为了一个卖猪肉的背叛我,(阿琴举枪射他)007刚在在刑场已经被枪决了,你喜欢他我就让你一起去陪他好了。
墙上的影子阿七缓缓站起,持枪对准司令。一回头,原来是达文西用手指摹拟的。
达文西 哼,我早就知道你会来这套。
007 (摘掉文西头上的帽子戴在自己头上)你既然知道,干嘛不早说?
司令 007!
阿琴 阿七,你没事啦?
007 我当然没事,对白有得深度好不好,谢谢!
司令 你不是刑场已经被枪毙了吗?
007 一提起来我就火大,害我多花了一百块钱。
回放:刑场,阿七突然亮出一百块钱,警长示意停下,快速收起;007致烟问侯;刑场告别。
007 俗话说,上梁不正下梁歪,你那些手下比你还贪婪,亏你还有脸站在忠党爱国这四个字的前面,中国有你这样的大魔头,老百姓是不会有好日子过的,我今天一定要为民除害。
司令 就凭你们两个废物…
文西 (把外衣一脱)废物?!我费了一生的精力,集合十种杀人武器于一身的超级武器霸王,名字就叫做要你命3000,终于研究成功了。阿七,靠边一点,远一点,再远一点。
司令 是吗?那我倒真想见识见识。
文西 要你命3000——,(提出一串烂东西)西瓜刀、铁链、火药、硫酸、毒药、手枪、手榴弹、杀虫剂,每样都能独当一面,现在集中在一起,看你怕不怕?
司令 你这个老神经病,快点去死吧。
文西 哎等一等。(手一伸,没说完子弹穿透手臂,倒下。)
007 文西!
文西 阿七,全靠你了。
007 事到如今,没别的办法,(脱帽,脱外套)我只有单刀赴会。
司令 杀猪刀?哈哈—-哈—-。杀猪刀?(007脸上也露出不自然、勉强的笑容)
007单刀赴会,司令装子弹。司令射击,阿七用刀去挡,后退很远。司令又要射,阿七快刀出击,一声巨响,刀插在地上,阿七满身烟火,安然无恙,依然吸着烟,吹掉肩旁的小火。
司令 看我怎么杀你,让你瞧瞧我的历害。
007以气运刀,神乎其神地将刀从地上提到自己手中,转几圈,跃起斜划下去。
司令 你这什么刀?
杀猪刀,专杀畜牲。(司令枪断,走了两步倒下。阿七将刀放到身后刀鞘里)

市场上一猪肉摊晃来晃去。
客户 哎,猪肉王子,给我五元猪肉。
007 (从后台趴出头)暂时停止营业,一个钟头后再来。
客户 你行不行啊?我看你最多玩三分钟就完了。
007 三个小时都未必搞定。
阿琴 (露着半个肩膀)阿七,还是回家去做了。
007 不要走来走去的,这里环境不错,去去去!来!(他们又到后台)
铃声响起,阿七的案台上原来成为达文西的视频会议。
文西 阿七,这回惨了,我们的间谍卫星在外太空失踪了,这次关系到国家安危,十亿人民的生死,我已经升官,你不想我那么快下台吧,立即采取行动跟我回去。
007 文西,我正在谈儿女私情,国家这种小事改天再说啦。
文西
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叫我全名达——文——西。
007用遥控器关掉视频,将要亲热,阿琴拿掉他嘴上的烟,捂上被子,被子翻来翻去。桌子也摇来摇去。案板上的刀在夕阳余辉下显得很壮美,上面刻着“民族英雄-小平题”。
象007这样真正出力的人只能当杀猪的,而神经病达文西却升官发财。

剧终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电影台词网 » 国产零零柒剧本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最新鲜的全球电影资讯

电影台词明星写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