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推荐
台词分享

鹿鼎记—电影剧本

(皇宫御书房内)
海大富:奴才海大富,叩见皇上。
皇上:平身。 (海大富进来) 七位旗主的事办得怎么样啦?
海大富:七位旗主吩咐奴才回禀皇上,他们已经准时到达丽春院。
皇上:你对此事有何看法?
海大富:皇上,骜拜替正白旗撑腰,欺压七旗贵族,七位旗主早存怨恨,只不过碍于骜拜瓜牙众多,因此不敢轻举妄动,这次皇上可以联同七位旗主,秘密商议对付骜拜之策略,七位旗主深感圣恩。
皇上:这次事关重大,况这次朕微服出宫,与七位旗主在宫外秘密商议,在烟花之地出现,终究不是一件体面的事,你听清楚,除了你与七位旗主之外,知道此事的人一律处斩,(海大富喳)朕已经长大成人,不希望好象傀儡一样,任人摆布。
海大富:皇上英明。
(丽春院,女子在招呼客人。)
老板:楼上楼下的姑娘,出来见客啦!(旁边女子一把把他推开),人们向上仰望,期待着什么。
韦小宝:各位观众,谢谢各位凑得这么近、站得这么直听我说书,真是太给面子啦。(小宝坐在叠着的几个桌子上)今天要说的人物就是天地会的总舵主陈近南,有所谓平生不见陈近南,便称英雄也枉然。他身高八尺,腰围也是八尺。
众人:哇!那岂不是四方了吗?
韦小宝:四方就四方,一样米养百样人,八角形的都有,我告诉你! (搔首转身)他武功的名堂呢,称之为九天十地,菩萨摇头怕怕,劈雳金光雷电掌!一掌打出,方圆百里之内,不论人畜、虾蟹、跳蚤,全部都化成了飞灰啊!
众人:(笑)有这么厉害,会不会骗人的。
韦小宝:哎!不过这个人行踪不定,飘忽无踪,但是我在街上就曾经见过他半面……
众人:(打断)要么就见过,要么就没见过,哪有只会见半面的。
韦小宝:因为他就是遮了半边面嘛,傻瓜!你没听过“犹抱琵琶半遮面”吗,你真没读过书啊,笨猪!(啊?)哈……哈……哈……哈……哈
……哈 ……哈!
韦小宝:虽然我只跟他见过半面,但是一见倾心!唏里哗啦,我就斩鸡头、烧黄纸,跟他结拜为兄弟!
老板:嗳!你闭嘴,这个小王八蛋胡说什么?害得他们都不招妓了。
韦小宝:嗳?是他们自愿围在这儿听我说书,而不愿意去招妓的,而且招妓有害健康,好事一件呀。
老板:还说好事,你姐姐也是妓女呀,没人招他,你吃屎呀!
韦小宝:嗯,吃屎有益身心,还是留给你吧!
老板:啊?要我吃屎,我搞定你!
(老板将桌子推倒,韦小宝摔向地上,众皆大惊,这时海大富出现,将韦小宝接住)
韦小宝:谢谢你啊,瞎子!
海大富:这么想不开?
老板:这位大爷,千万别见怪啊!你小王八蛋,给我下来!
韦小宝:你道歉先!
老板:我道歉?你欠扁呀!
( 楼上喊“救命啊,不好啦,有人缩阳啦!快找人来救他,有人缩阳啦!”)
韦小宝:(站起来)谁缩阳?快叫我姐姐!
海大富:谁是你姐姐?
韦小宝:京城房事状元,天下第一美人韦春花!
韦春花:(整妆打扮,悠然出场。到门边,突然哎呀一声倒下,起来后头发乱了。)不好意思!
皇上:这种烟花之地,真是混乱不堪!
海大富:此地不易久留,七位旗主已经在上面等我们啦。
(皇上与海大富走开)
房内一嫖客气喘吁吁,痛若不堪。
妓女甲:(拉着韦小宝)进去快看,他缩阳啦。
韦小宝:怎么个缩法,我来瞧瞧。(掀开被子,大声呼叫)喂,你缩到哪里去啦?
老板:(挤进来)哎,他死了没有?死了把他丢出去,不要弄脏我们这里。
韦春花:谁缩阳,那会那么容易死。
韦小宝:就是缩进去啦,死没死就不知道啦。
韦春花:这个简单,把它抬起来。
老板:干什么?
韦春花:用我韦春花多年来的经验,这男人只要一缩阳,只要拿马簪往他肚脐眼上一戳,就会嗖弹出来的。把他抬起来。(韦春花从头上取下马簪,向舌尖舔两个,戳下去。
嫖客一声惊叫。)
韦小宝:哎呀,差点被他一棍子抽到。
韦春花:(对围观的人群)不要看啦,不要看啦。
(突然有很多官兵冲进来,包围住。喊到:“不要动。” )
官兵头:全都不要动,我们是来捉拿天地会反贼陈近南的,搜!(众官兵四下分开。)
房里。
众人:(跪地)参见皇上。
皇上:(听见外面秩序很乱)发生什么事?
海大富:回皇上,是骜拜的人,四大高手到齐。
皇上:(惊慌地)是不是来找朕的?
海大富:相信不是。
房外。
韦春花、小宝嚷道:“干吗”
官兵头:你们知不知道陈近南在哪里呀?
(众人指向韦小宝。)
韦小宝:(用扇挡住脸)我说书而已啊,大哥。
官兵头: 送他回去,严刑拷问!
(只听一声“不得滥杀无辜,”楼上一间房开,一中年有胡子的跳下楼,后一位白衣说“陈近南在此!”)
(众人四散逃开)
小宝:(惊) 陈近南!
(陈近南与清兵大战)
陈近南:罗堂主,你先走。
罗堂主:总舵主,这几个狗贼还没有资格让我们落荒而逃。
韦小宝:(对老板说)看到没有,好厉害呀!
(官兵抓一小孩出走。)
陈近南:不要抓小孩子走。
(击退两兵,夺过小孩,不料却是一侏儒,一包白灰洒向陈近南,侏儒冷笑)
韦小宝:(一声长呀,推出轿子,到陈近南边)不要怕,我来救你啦!
(罗堂主被清兵杀死。 胡同内,韦小宝推着轿子,看到前面也有官兵。)
韦小宝:大侠,请跟我来。
(拉他到一狗洞前)
陈近南:钻什么?
韦小宝:狗洞。
陈近南:让我陈近南钻狗洞,不行。
韦小宝:大侠,他们看我救你出来,万万想不到,我们又回去啦,大丈夫能屈能伸,你的小命最要紧啦,来呀,快点!
(陈近南只得同意,钻进洞去)
房里。
陈近南:青木堂堂主怎么样啦?
韦小宝:死啦。
陈近南:啊!
韦小宝:我弄点水帮你洗一下眼睛。
陈近南:不行,石灰碰到水就会发热,会烧伤我的眼睛。
韦小宝:那怎么办?
陈近南:要用菜油来擦。
韦小宝:好,我到厨房去拿。
(另一房)
海大富:(喊住官兵头)这位大人!
官兵头:什么事啊? 海大富 在下海大富,宫中敬事房首领太监。
官兵头:啊,原来是海公公。
海大富:(掏出一张纸)皇上有圣谕在此(官兵头欲跪,海大富拉住),哎,皇上有令,马上撤走所有兵马。
官兵头:喳。
(房里)
皇上:(海大富进来)……就这么决定,联手对付骜拜。
众旗主 喳。
皇上:海公公,怎么样?
海大富 所有兵马已经撤退,皇上可以马上回宫。
皇上:好。
楼外。
官兵头:大人有令,要我马上撤兵。
房内(□□□□□□此处删去四百字,同时本人影碟也被剪去数分钟)。
老板光着膀子。
老板:嗳嗳,外面的官兵都已走光啦。
陈近南:好,那我也该告辞啦。
老板:嗳嗳,你走没关系呀,不过劳驾你把他一块带走,因为大家看见,是他救了你呀!免得官兵日后回来找我们的岔呀!
韦小宝:(跪地)陈大侠,我很崇拜你,麻烦你就收我为徒好吗?
陈近南:收你?
韦春花 嗳,他救了你,不该收他为徒吗?
老板 是呀,你不带他走,我也要赶他走。免得日后他连累我们呀。是不是?
陈近南:加入天地会,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你不要后悔。
韦小宝:不如这样吧,你教我绝世武功,我就不会怕啦。
陈近南:你叫什么名字?
韦小宝:我叫韦小宝。
陈近南:好,我就收你为徒,你跟我回天地会总台。
韦小宝:(满脸堆笑)谢谢,谢谢,谢谢,谢谢。
(天地会总部)
(对联,头上是:天父地母。两边是:地镇南岗一派溪山千古秀,门朝大海三河合水万年流。 小宝捂着脸,拿着刀,似要砍鸡头。伙伴提示他刀拿反啦。一刀挥下,鲜血滴在碗里。伙伴大叫,原来砍到的是他。

韦小宝:对不起。
陈近南:斩过鸡头,烧过黄纸,膻血为盟之后韦小宝,你就是我天地会的兄弟。暂时编入青木堂。我们有十大会规,二十个守则,三十个大戒条,八十小戒条,如果犯了其中一条的话,就算你是我的徒弟,也要身受九九八十一刀而死。
韦小宝:(跪在地上)不用那么费力,我一刀就死了(笑着)。
陈近南:不要乱说话,起来。(小宝起来)青木堂堂主惨死在骜拜瓜牙的手上,我们一定要贯彻他的遗旨,诛杀骜拜这个奸贼,同时将满清皇帝跟所有的清狗赶出关外,复我大明江山。
(众兄弟皆振臂高呼:“反清复明!反清复明!……”)
(小宝一看,立即含糊附合着高呼“反清复明,反清复明”)
陈近南:现在我有一个极为危险的任务,希望能有兄弟自愿担任。(众皆面面相觑,私语道“什么任务?”)我查到清宫里面有四本《四十二章经》,里面记载了清廷在关外收藏一个大宝藏的秘密,如果我们能够知道这个大宝藏的秘密,我们就能够取回清廷在大明江山所搜刮的民脂民膏,而且还可以切断他们的龙脉,龙脉一断,那清狗的气数已尽,而我们大明江山就指日可复(众皆点头)。所以我想派个人进宫去偷这几本经书。但是我知道这个极其危险,是九死一生,有谁不想去,就坐下。
(众人皆呼的一声都抢座位坐下,小宝没抢着,见堂中间有座位,跑跳过去。陈近南用脚将地上的钉射入座位上,小宝一惊叫跳起来,被阿南两手抓住前肩。)
陈近南:小宝,想不到你一加入本会,就想立此奇功。好,为师就成全你。
韦小宝:是啊是–不是啊,是这把椅子……
陈近南:大丈夫一言九鼎,你知不知道背信弃义犯了本会会规第八条,要斩一手一脚的!
韦小宝:啊?!这是天地会还是整人会呀?
陈近南:跟我进来。
(两人进房)
陈近南:小宝,你是聪明人,我可以用聪明人的方法,跟你说话,外面的人就不行。
韦小宝:不解。
陈近南:读过书明事理的人,大都在清廷里当官啦,所以如果我们要对付清廷,就要用一些蠢一点的人,对付那些蠢人就决不能跟他们说真话,必须用宗教的形式催眠他们,使他们觉得所做的事情是对的,所以反清复明只不过是个口号,跟阿弥托佛其实是一样的。清朝一直欺压我们汉人,抢走我们的银两和女人,所以我们要反清。
韦小宝:要反清抢回我们的钱和女人,是不是?复继不复明根本就是脱了裤子放屁,关人鸟事?行,大家聪明人,了解,继续。
陈近南:总之,如果成功的话,就有无数的银两跟女人,你愿不愿意去啊?!
韦小宝:愿意,只不过你刚才那句九死一生,实在太惊人啦。
陈近南:(从怀中取出一本书)我可以叫你绝世武功。
韦小宝:啊?!这么大一本,我看要练个把月啊。
陈近南:这本只不过是绝世武功的目录,(一指),那堆才是绝世武功的秘笈。
韦小宝:哇,要看也要看一年。
陈近南:我是看了三年,练了三十年,才有今天的境界。
韦小宝:三十年?哪我还有多少时间练?
陈近南:一晚。
韦小宝:噢,我还有一晚时间练,哪还不是九死一生?
陈近南:不是,看了就九死一生,不看就十死无生。
(小宝瞅着那堆所谓秘笈。突然被掀在椅子上。哎呀一声。 )
陈近南:干什么?
陈近南:你现在去卧底,以后一定会遇上自己人,我要帮你做个记号,在你的脚底板上刺上反清复明四个大字。
(小宝痛苦异常)
韦小宝:行了行了,(一看自己右脚),清明?
陈近南:把另一只脚拿来。
韦小宝:还来?晚一点再说吧。那两个字我自己刺就行了,好吗?
陈近南:你不要忘记了,将来死在自己人的手里面,那就太不值得啦。
画外音:小宝,你明天进宫去应征当杂役,我们会有人接应你,暗号就是“杂役”。
(招募处,很多人排队)
韦小宝:(看到人多)这么长的人龙,轮到我早挂了。嗳,(走到另一边)这里怎么没有人排队呀?(看到招募处的牌子,对守卫说),老哥,这里也是招募处吗?
守卫甲:是啊是啊,进去呀。
(韦小宝进入,这时有人喊“小柱子,过来一下”,守卫甲走开,露出牌子上刚才被守卫挡住的字,原是“太监招募处”。)
(小宝被绑在床上)
韦小宝:哇,这是什么床,这么不牢靠。嗳,你们干嘛绑我啊?!
师老:当太监当然要阉了,要阉当然要绑起来啦!
韦小宝:谁要当太监? 师老 当然是你喽!
韦小宝:你老妈才当太监呢!我是应征来当杂役的?
师老:嗳,上面等人用,很有前途的,还有,你阉掉以后有很多好处的。
韦小宝:(挤眉弄眼)自己人嘛,不要开玩笑啦!
师老:谁给你开玩笑?
韦小宝:有没有搞错?我真的是来应征当杂役的。这样吧,你们放我出去,我到隔壁去排队。
师老:嗳嗳嗳,总之,进来不阉是不能出去的。算啦,将错就错,我要动手啦。
(正要动手,只听一声“刀下留鸡!” 海大富出现:“先不要阉!”
师老:海公公,这……这怎么行啊?
海大富:为什么不行啊?阉了他起码要两个月才能走路。但是我马上要用人,交给我,让我带他回宫,有机会在宫里帮他净身。
师老:这–这–这?
韦小宝:这什么,还不松绑?!
(韦小宝被松开,起来。)
韦小宝:不好意思,一场误会。嗯,瞎子,我们好像很面熟,有机会请你吃宵夜!
(欲走,被海大富一把抓住)
海大富:还想跑,小桂子,帮他把衣服换一下,还有啊,宫里面不可以用真名字,以后我就教你叫“小春子”。
韦小宝:不要叫春好不好?!
(宫里。三人一队走着,前面掌灯。)
海大富:小春子,宫里面守卫禁严,五步一岗十步一哨,所以日夜你都不可以乱走。不然要砍头的哟。知道吗?
(又一黑门洞开,地上被阴风吹得落叶飘移,很恐怖的样子。)
海大富:你害怕?(近镜,两人十分靠近)
韦小宝:不怕。
海大富:不怕干嘛骑着我?
(远镜,小宝果然骑着)
韦小宝:(顺着下来)我以为你喜欢嘛,对不起呀。
海大富:小桂子,掌灯。
(敬事房内。掌完灯。海大富坐定。小宝用手指在大富眼前绕来绕去。)
海大富 干什么?(头侧向一边)
韦小宝:这边,公公。没有,我在欣赏你的墨衣眼镜,蛮不错的耶! 海大富 你懂得欣赏吗?
韦小宝:一nei nei啦。不过依公公你如此英俊挺拔,气宇不凡,做太监还做到长胡子这么有突破性,不用眼镜也够酷的啦。
海大富:你取笑我,小春子?
韦小宝:小人不敢。(立即低头)
海大富:哼,这撮的胡子是假的(揭下又粘上),太监是一个不完整的男人,这撮假胡子可以帮我找回一点点的自尊心。
韦小宝:(还没等说完,又绕到身后,见到一瓶瓶的东西)哇?!
海大富:你又要干什么?
韦小宝:啊?!公公,你这玻璃瓶里面装的一坨坨的是什么?(用手指敲着)
海大富:鞭!
韦小宝:鞭?
海大富:第一瓶是鹿鞭,(小宝欣赏着)第二瓶是虎鞭,第三瓶是牛鞭……
韦小宝:噢,第四瓶一定是大象鞭!
海大富:不是,-是人鞭。是我净身的时候切下来的宝贝。
韦小宝:噢哇,原来你的有这么大,我还以为只有我有。
小桂子:今天擦瓶子摆错了,(把大象瓶子取下)那瓶才是,这瓶是萝卜。
韦小宝:噢,我看看(摆着看),我怎么什么也看不到嗳?
小桂子:(递给他放大镜)用这个可以看的比较清楚点。
韦小宝:(把放大镜放在眼前)噢,我看到了,哇!好精致哟。
海大富:我一岁就净身,算是了不起啦!
韦小宝:我看帮你净身那位才真那不起呢!他眼力真好哇!
海大富:每个人的宝贝都放在宝贝房,我的宝贝怕不见啦,所以放在这里。
韦小宝:公公请放心,我会帮你看紧他。(忽然欠身)噢,想尿尿!
(公公摆手示意。)
韦小宝:公公,你尿尿是站着尿还是蹲着尿?
海大富:你说什么?!
韦小宝:(笑着跑跳到侧室)我看他是爬着尿。 (一看人多)哇,尿尿还要排队,不管那么多。(到最前)哎,朋友,一起尿不介意吧。(侧眼看朋友,有点异常)唔,尿尿尿到七孔流血,你也算是古今第一人啦。(又往后看,突然吓得辫子直立,跑出来,绕着圈子,到海公公跟前,急得说不出话)
海大富:小春子,你练得是什么武功啊,练得连辫子都翘起来,这么厉害?
韦小宝:里—-里—–……
海大富:里面什么?
韦小宝:好……多……
海大富:有好多死尸吗?
韦小宝:你怎么知道?(一摸辫子)嗯,你又怎么知道我辫子也翘起来啦?
海大富:(双手摘下眼镜)我用眼镜看嘛!
韦小宝:啊,怎么你不是瞎子?
海大富:是谁告诉你瞎啦?
韦小宝:没有人说。
海大富:如果不是我身边的小太监全部死光啦,今天晚上我不会破例在你还没有净身就带你进宫,今天晚上你跟小桂子潜入太后的寝宫,帮我找一件很重要的东西回来。
小桂子:(突地跪倒)公公,求公公饶命啊,每位小兄弟只要去过太后的寝宫,第二天早上就会死在御花园里,全身经脉都冻成冰,求公公饶了小桂子,饶命啊饶命啊!
韦小宝:啊呀,你不要那么没胆量嘛,我新来的还没说不去,你说什么干得这么久啦想赖皮,那就太说不通啦。
(对公公:公公,请你放心,等我劝服他只让他一个人去。 小宝到小桂子身边。)
韦小宝:小桂子,说什么,你要不去我就扁你! (小桂子一拳打在小宝脸上)
韦小宝:(捂脸)哎呀,噢,公公,我受伤啦,需要休息,恐怕想去也不行啦。
(小桂子背后一把劫持住小宝)
海大富:小桂子,你以为这样就可以躲得过我的独门绝招了嘛!
小桂子:去也是死,不去也是死!不如去拼一拼!(劫到门口,推开小宝,跑出门外)
海大富:(运掌)化-骨-绵-掌!(掌破壁而出,打中小桂子)
韦小宝:哼,还跑!哎,公公,你不用脸红,隔这么远还可以一掌把他击中,我看你的武功还在我之上。
(小桂子一段段化为血,只剩下衣服,血流满地,小宝惊呆)
海大富:(拍小宝两个肩)怎么样啊?
韦小宝:化……骨……绵……掌?
海大富:我刚才拍你这两掌也是。
韦小宝:啊啊哎,想不到想不到。(昏倒在地) 6、
(路上,小宝摇摇晃晃,嘻嘻哈哈)
海大富:(提起小宝的肩)你干什么?
韦小宝:我中了化骨绵掌,现在骨头开始化了嘛!
海大富:慢性化骨绵掌而已!
韦小宝:慢性?
海大富:自已看一看自己左手。(小宝亮出胳膊)这条绿气过了手轴,你就会全身骨肉尽碎而死。不过,起码还有一个月的时间。
韦小宝:公公,我跟你无怨无仇,你为什么要害我呢?
海大富:只要你乖乖的帮我到太后寝宫里找些东西回来,到时侯我自然会帮你化解的啦。(又拍了小宝的肩)
韦小宝:哎呀,惨啦,又中招啦。
海大富:这下不是啦。
韦小宝:那你要我帮你找些什么东西啊?
海大富:拿回《四十二章经》。
韦小宝:《四十二章经》?
海大富:不要多说,马上上去。
(到树上)
海大富:不要怕。下面就是太后的寝宫-慈宁宫。这个时候他一定去坤和院那边理佛。一个时辰才回来,你有足够的时间,马上拿回来给我。
韦小宝:万一他突然回来怎么办?
海大富:我会暗中保护你,下去!
韦小宝:这么高让我怎么下去?
海大富:我用掌送你一程,放心,没事的。
韦小宝:不…不…不…啊——
(小宝被送到慈宁宫前)
韦小宝:真的没事。(迈步走,突然倒地)意外——意外而已!(十分规范地爬在地上) 小宝起来四处看。忽听宫女唱:“恭迎太后御驾回宫!”
韦小宝:这么快!
(小宝躲起来)

剧终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电影台词网 » 鹿鼎记—电影剧本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最新鲜的全球电影资讯

电影台词明星写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