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推荐
台词分享

算死草—电影剧本

公元一八九九年。广州

画外音:满清末年,广东有一个点子王陈梦吉,是一个流氓状师,专以称口舌为乐,捉弄他人为荣。仇人多不胜数,这天陈梦吉的仇人丐帮帮主洪十八,在众丐怂恿下决定找陈梦吉算帐,至于两人如何结怨,所为何事实在是无从查考了。

(丐帮帮主洪十八带众弟子,来找陈梦吉,阿欢见状,飞奔告诉陈梦吉)

阿欢:师父。。。。师父。。惨啦!!师父。。。师父呀!

陈梦吉:阿欢!正在等你。

(跳绳)

陈梦吉:大熊大熊,单双,大熊大熊触地。大熊大熊转个圈,大熊大熊滚蛋去!!

阿欢:师父。。。师父,丐帮洪十八来找你麻烦了呀!

陈梦吉:真的?(对准阿欢的脑袋就是一脚)

阿欢:师父一定是想到解决的办法了!(阿欢倒在地上鼓掌,脸上带着兴奋的表情)

陈梦吉:没有的事,纯粹因为你样子难看,所以才踢你一脚。哎!别让我再看见你, 要不然我.按捺不住又会踢你一脚。

阿欢:啊!师父的思维,果然天马行空仿如逆水行舟,厉害不愧以点子称王。

陈梦吉:好了!不要王前王后的夸我,这样子我压力很大,兄弟!

(镜头转向陈梦吉家门外)

帮众:滚出来,陈梦吉给我滚出来!

洪十八:是不是知道你干爷爷我来找你,所以不敢出来呀?你怕了我那股乞丐味道吧?再不出来的话,我把你祖宗的山坟挖开!

(门内陈梦吉将一石头抛向门外,正好打中洪十八的脚)

帮众一:老大石头上有字呀!

洪十八:写什么屁话?

帮众一:来访者请敲门!

洪十八:啊?还跟我曳文。

(洪十八与陈梦吉大战最后洪十八与丐帮众弟子大败,而且喝了陈梦吉加了泻药的尿,狼狈不堪的逃走)

(镜头转向野外众人大便的情节。。。。。。)

洪十八:你们觉不觉得,在肛门的深处,奇痒难当,好象被针扎似的?

(众人点头)

洪十八:又被陈梦吉算准了!

(突然一张纸条飞过来,大家惊慌失措)

洪十八:不用怕,没有大便的,只是字罢了!你来念!

帮众一:洪十八你这个混蛋,先前清洁肛门所用的冥纸全部涂满了四川剧毒世家的<万毒蚁咬油>痒起来要就是不瘙痒,一瘙痒就不能停,直到肛门爆裂血流成河为止。

洪十八:怎么你念信的时候,嘴巴不动,但是有声音呢?但是这个声音不是你?

(陈梦吉突然从后面出现)

陈梦吉:因为有我陈梦吉做旁白,怎么样痒不痒?哎!有蚊子!好痒啊!不抓不行的!快点涂点<无奈膏>

洪十八:陈梦吉我认输了,(洪十八跪下)给我们解药吧!

陈梦吉:行!由于时间的关系我已经叫了李公子来做见证,先叫我一声干哥哥吧!李公子百忙中都能抽时间来帮忙真难得!

李公子:谁叫你有妞呢!

陈梦吉:我对你好不好啊?

李公子:快点,叫啊!

洪十八:我砍了一条手都不会在你面前丢人现眼!(洪十八举刀准备向自己手砍下,陈梦吉一把夺过洪十八手中的刀)

陈梦吉:不愧为一条顶天立地的汉子,你叫我干哥哥我就不救你了。阿欢!!!!

阿欢:是!!由于时间的关系,我们已经准备好了解药,请各位慢用。

洪十八:银两?

陈梦吉:这银两是供你塞肛门用的,因为手指不能进入,你便不能扰痒了(洪十八拿着银两)

陈梦吉:好!!他想也不想就塞进去,不愧为一条荡气回肠的汉子。我爱你!!!

陈梦吉:阿欢!

阿欢:有!哎!师父是跟你开玩笑的,银两是给你买二钱川贝,三钱伏地,四条夏枯草,四碗水煎成一汤匙,然后灌入肛门患处,自然药到病除,七日之后,奇痒即消,还有滋润肛门的功效哦!

陈梦吉:洪兄请起,我陈梦吉敬重洪兄是一个可歌可泣的汉子,冤家宜解不宜结,如今香港九龙新界,落入洋人之手,所谓国难当头,你我应该抛开私人恩怨结为兰兄弟来团结对外嘛!如今我自己认干弟弟,先干一杯,来!

洪十八:你想的美,我这辈子都恨你,不过我还是佩服你,干弟弟!走!

陈梦吉:阿欢!得饶人处且饶人,你学着没有?

阿欢:学到了,师父!

李公子:赢了这么一场漂亮仗你还说风凉话,我真太佩服你了。

陈梦吉:佩服就请我去跳舞,好不好啊?

李公子:啊?又我请呀!

阿欢:你请不请啊?

李公子:当然我请,好呀,走吧!

镜头转向(李公子与其他两位公子开的酒楼,冷冷清清,桌子上四人,陈梦吉,李公子,公子一,公子二)

公子一:陈兄,先停一下,让我考考你,黑猫是黑色,白猫是白色,熊猫是什么颜色的?

陈梦吉:哇!你考死人啦!

公子一:哈哈!很多人以为熊猫是红色的,其实熊猫是黑白色的。

陈梦吉:对呀!(非常惊讶的表情)

公子一:再考考你,一点一划长,墙边放柄枪,木头对木头,公公少了一块肉,那是一个什么字啊?

陈梦吉:哦!你饶了我好不好啊!

公子一:答不出来了吧?告诉你答案就是中文字,很多人以为是英文字。

陈梦吉:真了不起呀!好啊,好啊!

李公子:难得大家都这么高兴,你是点子王,也出个点子让大家猜猜嘛!

陈梦吉:没点子,没点子,我只是靠张嘴混饭吃,真的有点子,我就不会坐这里瞎掰。来来吃 东西,吃东西。

三人:来嘛,来嘛!

(有人端来一盘金子放在陈梦吉面前)

陈梦吉:干什么?什么事?

公子二:人家说陈梦吉是算死草,铁算盘,现实势利,果然够现实,看不到钱绝不会开口。

李公子:我们三个富有而英俊,是众人皆知的事。

陈梦吉:有钱当然英俊点啦!

李公子:就是嘛!就凭咱们几个开一个酒楼,居然会没有生意,所以请陈兄来。替我们出个点子来广开客源。

陈梦吉:大家把酒言欢,不要那么认真谈点子嘛!

公子二:果然有个性,谈钱伤感情嘛!但是陈兄,我们几个兄弟跟你没什么感情可言,还是谈钱直接一点。

陈梦吉:你这么一说是比较精明,这样吧,把所有女的换掉,换一批像样的人,这才是首要做的。

公子一:已经换了好几次了。

李公子:这一批算是最好的了,有目共堵啊!

公子二:陈兄啊!你的点子太差了,你这个点子王不如改名叫臭屁王。

陈梦吉:看来几位真的要求很高啊!这样吧!来!!

(将公子二叫到身边,一脚将他从三楼踢到一楼,围观人群拥进酒楼)

李公子:遭了,生意果然好好起来了,我们要多请几个伙计来招呼客人了!

陈梦吉:好奇之心人皆有之,你们三位一定要紧记,每天三班准时轮着跳,吸引到客人的注意力财源自然挡不住的滚滚而来。

李公子:但是从三楼跳下去太危险了!

陈梦吉:(一边下楼一边说)为了生活七楼也要跳啊!

李公子:那倒是!那倒是!

陈梦吉:麻烦你把钱送到我家去!

李公子:好的,好的!

镜头一:(镜头转到阿欢与陈梦吉发现水莲花,挑衅水莲花,,解救水莲花。水莲花决定每天到陈府表示感谢。)

镜头二:香港冠春园(爵士开棺殓尸发现自己第二个儿子念西已死)

镜头三:陈府(陈梦吉设计机关准备等水莲花的到来)

陈梦吉:阿欢!哇,这次你发啦!

阿欢:什么事?师父。

陈梦吉:让你亲一亲,水莲花你愿不愿意?

阿欢:不会吧?你会这么便宜我?

陈梦吉:等一下水莲花来到的时候,我就叫阿仁安排她,坐这张椅子(拉着阿欢来到椅子旁边)然后阿仁就跑去泡茶了,厉不厉害?

阿欢:厉害,太好了。师父啊!那我怎么亲她呢?

陈梦吉:坐吧!

(阿欢坐下,椅子脚断,一瓶水浇满阿欢全身)

陈梦吉:哈!当水莲花全身湿透了她会怎么样啊?

阿欢:她会好难看,她会叫!

陈梦吉:非也,非也!她会去换衣服。

阿欢:众目睽睽之下她怎么换呢?

陈梦吉:你看!(手指向一间更衣室,带阿欢去更衣室)

陈梦吉:此门一关了就会自动反锁,同时此孔会有一水柱射出,根据人的本能反映,水莲花她会。。。。

阿欢:用手指塞住它!

陈梦吉:说时迟那是快,又有一水柱由另一孔射出。

阿欢:她又会用手指塞住它!

陈梦吉:但是水莲花她绝想不到,原来又有一大水柱由这个大洞射向她脸上。

阿欢:师父你好坏哦!

陈梦吉:水莲花无缘无故落得如此下场,所谓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必定吓得她五官移位,六神无主,为求自保呆子也知道她会。。。。。。

阿欢:嘿!用舌头塞住它。

陈梦吉:你就站在更衣室对面这房间,到适当时候,你就拿开水龙头,将你的舌头伸过去。

阿欢:这样我就可以亲到她啦!(兴奋的表情)

陈梦吉:早在预料之中了,当这三个铃摇不停的时候,你就亲下去。

阿欢:但是亲她有什么用了?

陈梦吉:你这不是在玩我吗?欢哥!

阿欢:师父万一她咬我怎么办?

陈梦吉:如果你亲得她舒服的话,她又怎么舍得咬你呢?

阿欢:师父,你对我真好啊!

陈梦吉:师父对你好不好啊?

阿欢:好!!!!

(陈梦吉关上门来找阿仁)

陈梦吉:请站在此房间,切勿离开,将有一大水柱由此孔射向你脸上之际,请将此猪舌头塞向此孔。(拿出猪舌头交给阿仁)明白吗?

阿仁:明白了!

陈梦吉:你说一遍给我听!

(阿仁发呆,一脸木然)

陈梦吉:哇!靠!待会一条他妈的大水柱,从这孔射得你混蛋满脸都是水的时候,就把这条猪舌头塞进他妈的孔里头,知道了吧?

阿仁:哦!你早说嘛!

陈梦吉:靠!下贱。

(陈梦吉想象亲水莲花的情景。。。。。。。)

镜头转换:(屋内佣人提着行李,吕忍和一女客人突然从英国回来)

女客人:哇!这么大的一间房子,one chair only!

吕忍:你是客人,你坐吧!(女客人坐下,椅子脚断,被浇一身水)

女客人:oh shit!

吕忍:对不起!你先去换衣服。

(陈梦吉抢先冲进更衣室,更衣室房门关闭,陈梦吉被困更衣室,自食其果,被谁冲出房间)

镜头一:(水莲花出现在陈梦吉家)

水莲花:对不起!我来晚了!

镜头二:(饭桌上,几个人安静的围座是桌上。人物:陈梦吉,吕忍,阿仁,阿欢,水莲花,女客人)

陈梦吉:吕忍!

吕忍:怎么了,老公?

陈梦吉:我明明供钱给你去英国读法律,你怎么突然跑回来呢?(表情严肃)

吕忍:我想给你一个惊喜!

陈梦吉:哇!好惊喜,吃饭!

吕忍:我想请问你,刚才你为什么会被水冲出房间呢?而且我还看到四周都布置了机关,请问:你有没有空,就这件事发表一下你个人的意见呢?

陈梦吉:空是有空啊!不过我。。。。。。不太方便说!

阿欢:哎!师母,你错怪师父了,其实是因为师父看出了徒儿有禽兽的欲念,所以布下了天罗地网,好让徒儿有机会一亲水姑娘香泽,请你不要错怪师父。不过师父啊!至于这条猪舌头不知
师父是否方便解释一下呢?(拿出猪场舌头)

陈梦吉:方便是方便,但是我。。。。。。没有空啊!

吕忍:那好吧!即使你有空说我们也未必有空听!

陈梦吉:(放下碗,深深吸一口气)阿欢!你添过那条猪舌头呢?

阿欢:我添过了!

陈梦吉:对我就是买回来给你添的!

阿欢:(大怒)师父!当初你跟我说,会让我添水姑娘的舌头啊?

陈梦吉:其实想添水姑娘舌头的是我,猪舌头是给你添的,我陷害你,我捷足先登,占你便宜怎么样啊?(咬牙切齿)我才不怕说出来!天气这么闷热,生活又枯燥,弄些小把戏来调剂一下,行不行啊?

吕忍:当然行啦!

陈梦吉:行!那不就行了!

(阿欢盯着陈梦吉)

陈梦吉:哇!靠!你干嘛,这样盯着我?(拍拍阿欢的肩膀)以我跟你的交情,我一定会留一口给你亲的,不信你问问她好了!(手指向水莲花)

水莲花:告辞了!陈梦吉你既然是有妇之夫,干嘛还约我回来吃饭?这样会让我误会的,你有没有想过 我的感受?有才华了不起吗?(说完跑出大门,阿欢追出去)

女客人:very sin pte!她暗恋他,他捉弄他,他想亲她,你却生他气。

陈梦吉:(看着女客人)我还想揍你呢!

镜头一:(水莲花冲出陈家,阿欢拿着灯笼追出)

阿欢:水姑娘。。。。。。水姑娘,请等一等,等一下,水姑娘,路黑呀,我送你一程吧!

水莲花:不用了,你把灯笼借给我,下次我再还给你。

阿欢:下一次?不是说我还有几乎见到你?

水莲花:如果可以不用还那最好,我不能得到他的人又得不到他的心现在有了他的灯笼算是留个纪念也好!

阿欢:水姑娘,你怎么这么喜欢我师父呢?

水莲花:每一个女人都希望找一个比自己能干,能够保护自己的男人。

阿欢:水姑娘,如果有一个男人,只比你强一点点,但能够保护你不知道你能不能考虑他?

水莲花:良禽择木而欺如果找不到好的男人,我宁愿自梳不嫁。

阿欢:果然坚贞,绝非淫娃,荡妇,好个妞!!!

水莲花:欢哥!男儿志在四方,儿女私情你还先放在一边吧!你还年轻应该到外面闯一闯!

阿欢:闯一闯?我到哪里去闯啊?老天爷!!!

镜头转移:(夜晚陈府门口,人物:吕忍,阿欢)

吕忍:我想我老公不喜欢我了,我们结婚七年,我又去了英国一年,现在他连讲话都不看着我了,没有办法我于只好不看着他喽!

阿欢:我?

吕忍:阿欢!其实他送我到英国读法律,我读了其他科目哦!

阿欢:你念了什么科?

吕忍:Fashian oesign

阿欢:什么?什么“塞”?

吕忍:针织啊!

阿欢:哎!真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这个世界真是大,连针织也是一个学科!

吕忍:所以说你应该出去外面闯一闯,见见世面。

阿欢:对!师母一言惊醒睡梦中人,男儿志在四方,虽然远的地方我不能去,去去香港到难不倒我。

镜头转移:(陈梦吉家大院,人物:陈梦吉,阿欢)

陈梦吉:啊?你去香港?

阿欢:是!师父!

陈梦吉:香港这殖民地不是人住的,是洋人住的。

阿欢:我管他,谁烦我,我就扁谁?

陈梦吉:哦!这就可以了。

阿欢:你别管我。

阿欢:我存在你那儿的薪水,要是方便的话,不知道什么时候。。。。。。

陈梦吉:你说什么?

阿欢:我存。。。。

陈梦吉:之前那一句?

阿欢:没有啊!

陈梦吉:你叫我不要管你?good very good!你说的!(手指向阿欢)

镜头转移:(夜晚饭桌前,人物:陈梦吉,阿欢,阿仁。吕忍)

阿欢:师父!鸡子,你爱吃的!(夹菜给陈梦吉)

陈梦吉:乘饭!

阿欢:我来我来!师父饭来了。

陈梦吉:没人知道我在减肥吗?(大家摇头)饭要一半呀!

阿欢:我来,我来。

陈梦吉:臭小子,不中用的家伙!!!

阿欢:一半是吗?(将饭倒在桌上,用手将饭分成两半)天一半,地一半,一半呀!吃吧!

陈梦吉:在我的地盘,你这样做分明是不给我面子嘛!对不对?

阿欢:不是说不管我了吗?(用手指向陈梦吉的脑袋)你输了!!陈梦吉!

阿仁:家和万事兴,师父!

陈梦吉:闭口!,在我的地盘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

(陈梦吉手拿着香,走到一灯面前)

陈梦吉:我陈梦吉现在向着灯火发誓以后不再管何欢,要有反悔,当受法律制裁。

阿欢:你真的不管我了吗?

陈梦吉:哈!

阿欢:你真的不管我了吗?

陈梦吉:哦!

阿欢:自私鬼,没血性,性无能!

陈梦吉:你这混蛋!

(两人打起来,陈梦吉被打翻在地,阿欢逃走)

镜头转移:(陈梦吉梦中惊醒)

吕忍:老公,你怎么呢?

陈梦吉:做梦而已,阿欢骂我冷血,自私是不是真的?我很孤独,英文怎么讲?

吕忍:I LOVE YOU!(深情的望着陈梦吉)

陈梦吉:(手握紧拳头,痛苦的表情)I LOVE YOU!

吕忍:真的?

陈梦吉:I LOVE YOU! I LOVE YOU!! I LOVE YOU!!!I LOVE YOU!!!!

镜头一:(阿欢逃到香港,在香港被诬陷杀人,被困监狱)

镜头二:(陈梦吉,吕忍来到香港为阿欢打官司)

镜头三:(香港监狱,人物:陈梦吉。吕忍。阿欢。)

陈梦吉:怎么会这样?(看着是的头型)怎么会这样??你在哪里剪的?

阿欢:(表情哀伤)弥敦道九号!

陈梦吉:剪头发不应该,看别人怎么剪就发神经跟流行,要配合啊!你看你的发型,完全不配合你的脸型脸型又不配合身型,身型又和发型完全不搭,而且极度不配合啊!!欢哥!你究竟要怎么样啊?

阿欢:(哭泣着抱住陈梦吉的腿)师父!我知道错了,你别再说了,我很后悔剪怎么一个发型。

陈梦吉:好好!你先坐下来,把整件事,从头到尾再说一遍吧!

阿欢:好!、那天我一个人在弥敦道溜达,走到九号,有一个胖女人向我摆手,还跟我说,帅哥,五仙剪一个头,我就跟着进去了。

陈梦吉:所以说便宜莫贪,便宜一定没有好货,你知道错了吗?

吕忍:我们争取时间说说那件案子好吗?

陈梦吉:哦!好。

阿欢:案发当日,我和往常一样,回到香港会所舞狮,舞完狮之后我回到后台。突然有一个人用一个米袋罩着我的头,推我到后面,于是我拼命的挣扎,挣扎,突然间混乱中,有人脱掉我的裤子。

陈梦吉:哦!那你有没有被他。。。。。。

阿欢:有啊!

陈梦吉:痛不痛啊?

阿欢:不痛。

陈梦吉:爽不爽啊?

阿欢:不爽,被人脱了裤子让人看见了屁股,只觉得清凉!

陈梦吉:哦!接着怎么样?

阿欢:接着我拼命挣扎,我掀开米袋,看见他拿枪指着我。

(回忆案发当天经过。。。何春诬陷阿欢勾引自己老婆,何春被人在暗角用枪打死)

陈梦吉:换一句话说,就是有人在暗角开枪打死何春,嫁祸给阿欢,关键在于你有没有勾搭何春老婆?

阿欢:师父!何春老婆长怎么样我都没有见过,我怎么勾搭她呢?

吕忍:何春分明撒谎,但是他为什么会被人干掉呢?

陈梦吉:那就对了,关键在于你的屁股。

(阿欢脱掉裤子,让陈梦吉看)

陈梦吉:哎?这个等边三角形是什么?

吕忍:是胎记!

陈梦吉:胎记?

吕忍:火气好大哦!看,长了很多小疮。

阿欢:一点点而已,师母!

吕忍:哎!掉东西了,啊?是牌九!!

陈梦吉:欢哥,你这算什么意思?

阿欢:师父!这叫“暗杠”,在这里的监狱新来的犯人,要替红毛鬼,印度鬼,藏些娱乐的赌具,丢了一只要多再塞一只,师父麻烦你替我塞回去好吗?

陈梦吉:哦!反正要塞,我带了一条鸡腿给你,不如一起塞进去吧!(拿出鸡腿)你觉得肚子饿的时候就拿出来吃吧!

阿欢:也好,师父,谢谢师父!

镜头一:(洪十八带众丐帮弟子,入狱帮阿欢)

镜头二:(李鸿章,住香港办事处,人物:龙二哥,陈梦吉,。。。)

镜头三:(香港最高法院:人物:主控官,陈梦吉,吕忍,陪审团,法官,。。。。法庭内座无虚席)

(辩方陈梦吉和吕忍)

陈梦吉:又有,陪审团,又有法官这么多人究竟谁作主?

吕忍:对啊!

陈梦吉:你这算是回答我的问题了吗?

吕忍:好啊!

法官:主控官!

主控官:法官大人,各位陪审员,在接下来这几天,我将会在大家面前展露人性最丑恶的一面,这是一宗令人听了毛骨悚然,丧尽天良的蓄意谋杀案:被告何欢,跟受害人何春的妻子颜如玉有染,他不仅淫人妻子,想完全占有颜如玉,于是把何春约出来将他杀害,颜如玉至今下落不明
我们有理由相信,她有遭被告杀害。我们深信全能的上帝,因为他是公义的,这里是法庭,也是他彰显公义替何春申冤的地方。

陈梦吉:高手一个!!!

法官:辩方!!

陈梦吉:法官大人,请容许我问陪审团几个问题。

法官:什么问题?

陈梦吉:相当重要的问题!

法官:你问吧!

陈梦吉:各位陪审员,若觉得被告英俊的请举手!(全场没有动静)若觉得被告不英俊的情举手!(没有动静)若觉得被告面目极度难看,非常丑陋的请举手!(全场全部举起手)

陈梦吉:各位,被告极丑,钱也没有,何其难看也是大家有目共睹,试问他有什么本事去勾引一位香港大富人家的总经理太太呢?

主控官:反对!大人。

陈梦吉:大人我只想证明控方指证被告的杀人动机,根本太无稽加离谱!

主控官:大人!辩方的比喻才是无稽和不切实际!

陈梦吉:好实际一点(手指向陪审团一位老女人)这位姑娘如果被告想泡你,你会接受吗?》

老女人:当然不能接受啦!(表情严肃)

陈梦吉:如果他给你千儿八百,陪他一个晚上总可以吧?

老女人:千儿八百这么少就想泡老娘,你这个变态(非常生气,手指向阿欢)

阿欢:老太婆!你答问题就答问题,干嘛,骂我变态?

(两人激烈的争吵)

法官:肃静!!!!

陈梦吉:大人,现在已证明杀人动机根本没有,而且。。。。。。

主控官:大人!被告英不英俊根本和杀人扯不上关系,况且。。。。。。

陈梦吉:你等一等!

主控官:你才要等一等,况且被告。。。。。。

陈梦吉:你先听我说,就算被告要何春,也会另选地方跑远一点,他又怎么会在自己的工作地方杀人呢?

主控官:那你认为何春是怎么死的?

陈梦吉:我怎么知道!大家不妨想一想,搞不好何春垂怜被告的屁股,因奸不遂而自杀,随便嫁祸。

法官:陈梦吉!这里是大英帝国的法庭,不是你们中国低三下四的衙门,我不知道你在干什么?你根本不懂法律,麻烦你回去多读几年书,你不为自己想,也不能丢尽中国同胞的面子!

陈梦吉:对不起!

(回到座位对吕忍说)

陈梦吉:开口闭口大英帝国,这家伙好像忘了,香港只是借给他们的,还要归还的,老兄!在我们的地盘抢我的词,真他妈的!!!

吕忍:为了阿欢少跟他顶撞吧!

陈梦吉:本来嘛!

法官:传召证人!!

证人一:当时我在厨房洗米,听到枪声马上跑到后院看究竟。

主控官:那你看到了什么?

证人一:我看见死者何春中枪,满身鲜血,躺在地上,何欢用枪指着他,冷笑了三声:哈,哈,哈他说:何春你这次死定了!

主控官:然后呢?

证人一:然后我很害怕,我尖叫,然后何欢发狂的追杀我!

陈梦吉:反对!证人在说什么?你在警察局的笔录不是这样的?

证人一:因为我担心何欢报复,所以没敢说出真相。

陈梦吉:我要求一号证物呈堂!(端上一把火枪)证人!这枪只能射一发子弹,你说你听到枪响过后,他又怎么能追杀你呢?

证人一:他不是用枪追杀我的。

陈梦吉:那用什么呢?

证人一:圆月弯刀!

陈梦吉:(大跳一下)有吗?(呈上圆月弯刀)

证人二:何欢追杀我,用的是血滴子,他拼命的追我,我很害怕!

证人三:他用三节棍打我的头,不停的打,左打,右打。。。。不停的打。

证人四:当时他用一双鸳鸯柳月刀。

陈梦吉:这些所谓证物,事前我没有见过。

主控官:这是最新发现!

陈梦吉:杀一个人用得着带齐十大武器吗?

主控官:这更可以证明,何欢处心积虑的连无辜的市民也想杀害,不惜跟他们同归于尽。

(法庭休息)

镜头转移:(陈梦吉,阿仁,龙二哥,夜晚到案发现场找线索)

(突然发现地下的猫的排泄物)

陈梦吉:这是什么?

龙二哥:猫的排泄物。

陈梦吉:(吃惊的望着龙)你怎么饿成这样?

龙:可能是很重要的线索。

陈梦吉:何以见得啊!龙二哥?

龙:就凭我“龙二哥”三个字!

阿仁:我这里还很多的线索,是我踩进来的。(脱下一只鞋子交给龙)

陈梦吉:那一只鞋子有没有?

阿仁:(脱下另一只鞋子)好多哦!

陈梦吉:好吧!快给龙二哥吧!这些线索很重要啊!叫声龙二哥!!

阿仁:哦!龙二哥!!

(龙耳朵贴在地下)

龙:嘘!有脚步声,而且越来越远!

陈梦吉:很晚了,龙二哥,收工啦!!!

镜头一:(陈梦吉等人分析出阿欢和爵士有关系,决定让爵士出庭)

镜头二:(法庭中爵士认出阿欢就是自己的私生子,由于爵士激动死在法庭)

镜头三:(法庭调查继续)

陈梦吉:请大家先听我说一个故事:从前有一位何西爵士,乃是香港名门望族,有一个长子曰何中就是主控官本人,爵士年纪老迈,长子继承家产乃理所当然,谁知中途杀出一个私生子何欢,也就是被告了,有人担心家产地位不保,顿生歹念,于是派手下何春,欲将私生子暗杀,不知道什么缘故暗杀失败,于是将计就计,将何春杀死,再将罪名嫁祸给那可怜的私生子身上,那个人不但心狠手辣,无法无天之尤者也。(主控官一身冷汉)不知道大家对我这个假设有什么看法?

主控官:(大笑)哈哈哈!!!

陈梦吉:主控官你笑什么?

主控官:我笑你编造这个故事既无知又白痴呀!

陈梦吉:既然无知又白痴,但你听后冷汉直流,这也奇怪哦!

陈梦吉:(加重语气)主控官!!案发当晚你在哪里?

主控官:在家。

陈梦吉:在家干什么?

主控官:看书。

陈梦吉:看什么书?

主控官:看<<玉浦团>>。

陈梦吉:看到哪里了?

主控官:看到潘金莲跟。。。。。。那个。。。。。

陈梦吉:是不是跟唐三藏?

主控官:对!跟唐三藏。。。。。。(突然反映过来)唐三藏是西游记的,你想整我啊?

陈梦吉:真有你的,那么潘金莲究竟跟谁呢?

主控官:我为什么要回答?(情绪越来越激动)

陈梦吉:我也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回答,真是丢人现眼。

主控官:陈梦吉你够呢。

陈梦吉:先擦擦汉,(拿出手绢)

陈梦吉:你眼袋好大哦!最近睡得不好是吧?何春是不是每晚都去问候你啊?那天晚上你到底在家干什么?

主控官:(情绪失控)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在家看<<雨浦团>>啊!

陈梦吉:我不是说杀何春那晚,我是说杀何春前的那一晚。

主控官:杀他之前的那个晚上我。。。。。。(台下一片欢呼,。。。。。)

主控官:大人!我要求结案陈词。

陈梦吉:结你老木!快说你杀人之前一晚在干什么?

法管:法警!!!!!!

(两个法警走到主控官面前,准备带走)

法官:不是他,是陈梦吉!

陈梦吉:啊!!怎么是我?(大跳一下,四个法警将陈梦吉捉住)

法官:辩方发表了很多个人意见,也着实精彩,不过没有依照法律程序。。。。。。

陈梦吉:用不着什么都讲法律程序吧?

法官:你这样就是再三藐视法庭,我没有其他办法,唯有依例判你监禁一天,立刻执行>

陈梦吉:大人你开玩笑吧?大人给一点面子吧?大人不是真的吧?

(法警将陈梦吉抬走)

陪审员一:大人!刚刚我们听到的是不是当没有听过?

法官:由于刚才证供不合法律程序,各位陪审员要完全绝对当作没有听过。明天作结案陈词,陈梦吉由助手吕忍做代表。。。。退庭!!

镜头一:(水莲花来监狱看阿欢,叫阿欢一定要撑下去,并且一定等他)

镜头二:(监禁室中吕忍看陈梦吉)

吕忍:你明天五时才放出来,那结案陈词怎么办呢?

陈梦吉:他们奈何不了我,他们想不到你也念过法律的,明天就由你作结案陈词。

吕忍:老公。。。。。。我!。。。。。。!

陈梦吉:阿欢的性命就交给你了。

吕忍:你送我到英国念法律,是不是因为面对我七年觉得太闷了?

陈梦吉:切!当然不是,地球这么大,我能够让你到外面见识一下始终是件好事,对不对?

吕忍:老公!其实我在英国没有念法律,他们没有录取我。

陈梦吉:(大惊)那你到英国一年到底做了什么?

吕忍:我念fashion design.

陈梦吉:什么!什么!什么“塞”?

(法警将吕忍赶走)

法警:好了,时间到了。

吕忍:fashion design.时装设计,啊!

陈梦吉:时装设计?fashion design。

镜头转移:(继续开庭)

法官:控方!!可以结案陈词了!

主控官:法律不外乎人情,但是杀人一定要偿命,大家想想看如果受害的是你的亲人,你们会怎么样呢?现在法庭所认的证据都显示何欢是杀死何春的凶手,我要求各位陪审员判被告何欢罪名成立。

法官:辨方!!!

吕忍:(走下座位,走到陪审团面前)我老公当年送我到英国念法律,但是我很对不起他,我没有念法律,我念了时装设计,小女子才疏学浅,所以有一件不明白,究竟是法律程序重要还是人命重要?法官大人,如果你不介意我说出我的心声。我认为其实你念了这么多的法律,只不过是读死书。我老公和我一样没有念过法律,但是
他敢开天眼看凡尘,我以我老公我荣,我爱他。各位陪审员,我相信你们不是疯子你们应该懂得怎么判决,如果你们是疯子,我说什么也没有用,thank
you very much

(说完回到座位,现在陈梦吉就坐在旁边)

吕忍:(大吃一惊)你早释放出来了?

陈梦吉:是啊!

吕忍:你全听到了?

陈梦吉:是啊!

吕忍:我还行吗?

陈梦吉:全程刚柔并重,智勇双全(握住吕忍的手)老公甘拜下风!

吕忍:你哄我?(撒娇)

陈梦吉:当然不是,你看,(手指向陪审团一个瞎子)连瞎子都被你感动得流泪了。

陪审员一:大人!如果没有什么事,我要求休庭,因为我眼睛的旧患复发,流浓了。

(继续开庭)

法官:陪审团!请我有结果了吗?

陪审员一:有结果了。

法官:结果是否一致?

陪审员一:结果一致。

法官:陪审团一致裁定,被告何欢,谋杀罪名。。。。。。。成立!!!

依例判处环首死刑。退庭!!!!!!!

镜头一:(刑场,准备用刑,陈梦吉等人赶到)

陈梦吉:等一等,大人,请问何欢被判什么刑罚?

法官:依例判处环首之刑。

陈梦吉:那就对了,阿仁!将他放下来!

(主控官冲过来)

主控官:陈梦吉你又想怎么样?

陈梦吉:他被判环首“之”刑,并不是环首“死”刑,他的“首”已经被环了,

还不放他更待何时?

主控官:你玩文字游戏?

陈梦吉:大人!法律就是法律,每一个字每一个符号,都不能更改。

法官:哎!。。。

陈梦吉:你想清楚再说啊!要不然你不但丢尽大英帝国的面子,我还要再告你谋杀。

法官:我想要开一个紧急会议啊!

陈梦吉:好!开工了。

(主控官冲到刑场,紧急情况下,一印度人救下阿欢)

镜头:(法庭内)

法官:法庭最后决议,刑罚已经执行何欢重获自由。(廷内一片欢呼)

(两法警走到主控官面前)

法警:何中!现在要拘捕你,控告你意图谋杀。

故事结尾:(阿欢重获自由,与水莲花成为眷属。。。。。。)

剧终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电影台词网 » 算死草—电影剧本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最新鲜的全球电影资讯

电影台词明星写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