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召唤VS白人责任:约翰·福特骑兵三部曲

西部往事
约翰·福特骑兵三部曲

短命的帝国片被二战活活掐死,当时米高梅根据吉卜林小说《金》改编的电影胎死腹中,因为美国情报部认为这个片子会冒犯印度没必要跟同盟国过不去。

战后,三十年代中期崛起的大制作西部片渐渐吞并了帝国片。

如果说两者有何区别,首先就是“命运召唤”和“白人责任”之间的较量,这也是传统西部片与“骑兵三部曲”的不同所在。

两者都在边境冲突上大做文章,传统西部片将之视为命运召唤,很耍赖地先入为主咬定这是历史必然。

早在电影还没诞生的时候行伍出身的政治家威廉姆·吉尔平就提出过这个观点,他曾在演讲时狂喊:

“征服这块大陆是美国人民不可抗拒的命运”。

但当西进运动的激情减退,这话就有点希特勒如果将这副嘴脸毕现于银幕则毫无说服力,因此传统西部片英雄与印第安人或匪徒搏动的动机并不是为民除害,而是报仇或许就是所谓正义杀戮,如此偷梁換柱,导演拍得心安理得,观众看得热血沸腾。

“骑兵三部曲”虽没这么傻,倒有点虚伪,它的动机和帝国片相似,没有因个人情仇而起的火拼而以传播先进文明做挡箭牌,放肆圈地这就是所谓白人责任”。

在威莉·温基里秀兰·邓波儿天真地问祖父为什么不喜欢印度原住军首领祖父答非所问:

“英国想和所有的臣民交好,我们的任务就是保证边界开放,以便互通有无给每个人带去和平与财富,甚至是反抗军首领。”

如此一来,传统西部片将荣耀归于个体,小镇得救了英雄是外人,关键是,这位英雄最终会融入小镇居民的团体吗?

通常他们都会骑马消失在落日地平线重归自由,而帝国片和“骑兵三部曲”中,保卫小镇的人往往就是本地居民随任务进展,外来者终被团队接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