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春的含义与寒意

蒋雯丽饰演的王彩玲是个走理想主义路线的顽固分子,有着天使般的声线,幻想有一天能唱到法国歌剧院,但她有个致命的弱点,就是长得太难看,暴牙加雀斑,这个弱点似乎比身处的年代和境遇,更能构建起整部电影的立意。

当然坦言生活里也讲究中庸的导演顾长卫没有将这个角色设计得更神秘诡异,变成一个天使与恶魔共存的人物。

王彩玲只是在生活的那个小地方,一次次的向世人宣告自己马上要被调到北京去了,而私底下又给钱托人找关系调户口。

在一次次的冷遇及漫长的等待中,她盼来了知音,一对哥们,帅气颓废,考美院屡试不中的黄四宝,以及五大三粗,对自家嗓门有充足自信,豐拜王彩玲为师的周瑜。

顾长卫前部导演作品《孔雀》中对性的描写就没有给人以美感与希望,这次更是如此,王彩玲与这对“知音”之间很快演变成一种奇怪的三角恋关系,并最终以一种女方“强奸”与周瑜妒意的使坏而告终。

王彩玲这时想到了死,她画上浓妆,穿上自己缝制的演出服,上了塔顶,跳了下来,但生命并未由此终结,只是像摔了一跤”,断了几根骨头,还可以用手指弹琴,胸腔头颅共鸣发声。

在我看来,这身在王彩玲心目中极为神圣的礼服就像降落伞般救了王彩玲的命,顾长卫没有给这次下坠以浪漫化的镜头表现,只是远远的注视着接着在落地后扑腾起几只鸟来。

而这身寓义理想的神奇礼服,让我想起《孔雀》中张静初饰演的姐姐在自行车后绑着的降落伞,李樯似乎很喜欢这种突然间的超现实氛围营造。

女演员扮丑,进而获得演技上的肯定是近年来影坛的一种常用方法,蒋雯丽这次也玩得很彻底。

不过我觉得这个角色跟另一部李樯编剧的《姨妈的后现代生活》中斯琴高娃所饰演的角色没有本质上的区别,都是以一种高傲来疏离着周围的普通人群,内心却又充盈着悲凉,特别是蒋雯丽戴着墨镜,禀着围巾走进婚介所的时候,感觉特像是瘦身成功的斯琴高娃,而两个角色到最后也都是“落叶归根”,褪回到各自生命中最沧桑的本色,李樯在这里塑造了一双类似的主人公,只不过是年龄数字的差异,再加上顾长卫怀旧电影中的年代背景,历史事件的刻意淡化,更让人感觉像这样的女性能穿梭于各个时代中独立存活顾长卫似乎习惯于冷眼旁观,所以他影片中惨淡冷酷的一面表现得尤为充分,不过在《立春》的结尾,他还是添上了一抹暖色,想象中面部细嫩光滑的“蒋雯丽”站在歌剧舞台上引吭高歌,最后还打上字幕“谨以此情此景献给王彩玲”,我觉得这样的字幕是多余的,而在访谈交流中,顾导面对这一质疑时的解释是以防观众产生误解。

其实要解决这个问题,两全其美并不难,辘头向舞合上歌唱的蒋雯丽推近至脸部,然后拍观众,横移过来,最后不经意间发现坐在观众牌上同样在对口型歌唱,陶醉其中的王彩玲,甚至之后还可以加上舞台上下的两人出现在同一个画面中,两人侧面对视,中间隔着一段距离,然后演出结束,灯光打开,观众起立鼓掌,王彩玲渐渐淹没在人群,光线与掌声中,悲凉与荣耀在那一刻融为一体看完上面的文字,很多人会认为这又是一部极为沉重的影片,虽然我不否认它本质如此,但我更倾向于把影片的前面一大段看成是一部掌控良好的喜剧片,来个可能并不太靠谱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